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在職碩士論文 > 專業碩士論文 > 法律碩士論文

知假買假人能否獲得懲罰性賠償論述

時間:2020-03-27 來源:上海師范大學 作者:賈凱凱 本文字數:7393字
  摘要
  
  消費者領域內的維權一直以來引起了大家的廣泛關注,由此在消費者領域內產生了一批職業打假人。2017 年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對于人大代表陽國秀的回復中,提出要逐步遏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表示對于職業打假人的否定態度,這讓知假買假人的爭議也再次回歸到人們的討論范圍。自 2014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以來,由于第 55 條的懲罰性賠償條款,進一步提高賠償金額,這提高了消費者維權的積極性,讓違法的經營者付出了代價。到底該不該讓知假買假人獲得懲罰性賠償,這在實踐中引起了廣泛爭議。因此研究此問題對于理論與實踐具有重要的意義。

知假買假人能否獲得懲罰性賠償論述
  
  修改后的法律也讓知假買假人以此牟利,主要表現為購買假貨以及有瑕疵的產品,比如生產日期、保質期以及產品的成分。如果發現商品有上述的問題,就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55 條來進行三倍的索賠,在司法實踐中對于知假買假人索賠問題,即知假買假人能否獲得懲罰性賠償的問題,各地法院有不同的判決標準。有的法院認為知假買假人是消費者可以獲得懲罰性賠償,有的法院認為知假買假人不是消費者不能夠獲得懲罰性賠償。除此之外,各地法院也對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55 條中“欺詐行為”的條件構成以及“損失”的認定有不同的理解。上述在司法實踐中對于該法條理解的不同,造成了懲罰性賠償的適用不同,不利于發揮法律的指引作用。
  
  本文從《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55 條出發,用案例分析的方法對于該法條在司法實踐中的爭議進行歸納。后運用法律解釋的方法,對于該法條的法律適用爭議進行解決。明確提出了應運用客觀行為標準對于消費者范圍進行判斷,肯定知假買假人只要購買的商品沒有進行二次銷售就是消費者。在對于“欺詐”行為的認定上,提出應該對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欺詐”判定也應該嚴格遵守四要件理論。在對于該條款“損失”的認定上,提出需要對于第一款以及第二款涉及的“損失”應該有所區別。希望對于將來的司法實踐活動能夠有所幫助。
  
  關鍵詞:  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消費者;欺詐。
  
  Abstract
  
  The protection of rights in the consumer field has been causing widespread concern, which has produced a number of professional counterfeit hunters in the consumer field. In 2017,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sued areply to Yang guoxiu, a deputy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proposing to gradually curb the profit-making activities of professional counterfeiters, saying that it had a negative attitude towards professional counterfeiters, which brought the dispute of knowing and buying counterfeiters back to the scope of discussion. Sinc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protection of consumers'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2014, the punitive damages clause in article 55 has further increased the compensation amount, which has increased the enthusiasm of consumers for safeguarding their rights and made illegal operators pay the price.Whether should let know false buy false person to obtain punitive compensation, this has caused widespread controversy in practice. Therefor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theory and practice to study this problem.
  
  The revised law also allows counterfeiters to make a profit by buying fake goods and defective products, such as production dates, expiration dates and ingredients. If the commodity is found to have the above problems, on the basis of the consumer 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law 55 to carry out three times the claim, in judicial practice to know the problem of false buyer claim, that is to know whether the false buyer can obtain punitive damages, the courts have different judgment standards.Some courts think that consumers can get punitive damages when they buy fake products, while others think that consumers cannot get punitive damages when they buy fake products. In addition, courts around the country also have different understandings on the condition of "fraudulent conduct" and the determination of "loss" in article 55 of the consumer 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law. In judicial practice, the different understandings of this law lead to the different application of punitive damages, which is not conducive to the guiding role of the law.
  
  This paper starts from article 55 of the consumer protection law and summarizes the disputes in judicial practice by case analysis. After that, the dispute over the application of this law is resolved by means of legal interpretation. Clearly put forward the use of objective standards of behavior to judge the scope of consumers,certainly know that the fake buyers as long as the purchase of goods did not carry out secondary sales is a consumer. On the identification of "fraud" behavior, it is proposed that the "fraud" judgment in the consumer 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law should also strictly abide by the "four elements" theory. In determining the "loss" of this article, it is suggested that the "los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1 and paragraph 2 should be differentiated. I hope it can be helpful to the judicial practice in the future.
  
  Key Words:    Buying fake products on purpose;Punitive damages;Consumer;Fraud。
  
  緒論
 
  
  第一節 研究背景。
  
  一、選題來源。

  
  職業打假這個名詞由來已久,可以說是與我國的經濟發展相伴相生,這其中也出現了許多代表性的人物。王海在 1995 年因為在北京隆福大廈買到了兩副假冒 SONY 耳機,由此開始索賠,這也導致他在在無意間開創了職業打假之路,由此而成為中國職業打假標志性的“第一人”和“職業打假”的代名詞。當然,王海在職業打假的過程中也獲得了諸多榮譽,比如在 1995 年,王海成為中國保護消費基金會設立的“消費者打假獎”的獲得者。打假的 20 多年中,他從中也獲得了諸多財富。從他之后,一批人開始受他的影響走上職業打假的道路這是最早關于職業打假的一批人。后來由打假行為逐漸發展為知假買假指消費者在明知商品是假冒偽劣的情況下,仍然決定將其購買的行為。本文所指的“知假買假”,就是指上述行為,具體指消費者在明知商品是假冒偽劣的情況下,仍然決定將其購買的行為。2017 年國家行政管理總局辦公廳對于人大代表提出的關于引導和規范職業打假人的答復意見將職業打假人這一群體又帶回到公眾視野,關于如何確定職業打假人的身份以及其能否獲得懲罰性賠償在司法實踐以及理論界一直頗具爭議。由于法律未對于這一問題有明確的規定,在司法實踐中對于該問題認定的結果不統一,嚴重損害了司法機關的公信力,因此有必要對于此問題進行深入研究,以對于司法實踐提供參考。在司法實踐中,并沒有對于知假買假行為有一個清晰的定位,有的法院對于知假買假行為予以肯定,支持知假買假人獲的懲罰性賠償得訴訟。有的法院認為知假買假人就不是消費者,從而不具有獲得懲罰性賠償的前提條件。對于知假買假行為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下簡稱《消法》)保護以后,對于“欺詐”行為的不同解釋又使得懲罰性賠償的適用遭受爭議。
  
  二、選題意義。
  
  科學研究的意義在于其研究對象的價值。知假買假行為在我國理論界以及司法實踐過程中一直是熱點的問題,對于此行為的肯定者認為其能夠凈化市場,保護消費者的合法利益,打擊不法經營者,建立一個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對此行為的否定者認為其并不能從根本上打擊經營者的不法行為,此種行為相對而言是一種不法行為,也是一種“以暴制暴”行為,不應該得到鼓勵與允許。由此而在司法實踐中形成了對于知假買假領域不同的判決,在不同的階段司法機關以及社會輿論有不同的認定與認識。有的法院認為知假買假人為消費者,和其他消費者并無區別,對于其要求的懲罰性賠償并無不當。有的法院認為知假買假者并不是消費者,因為其并不符合消費者的構成要件,其主觀目的并不是為了消費而是為了索取懲罰性賠償,這樣一來并不能夠起到凈化市場的目的。
  
  本文的理論意義在于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框架下,對于知假買假領域的所涉及的“消費者”以及“欺詐”認定來結合法律條文以及懲罰性賠償的功能以及價值來進行認定,以便解決理論界中的爭議。
  
  寫作本文的意義更多的在于其實踐意義,通過對于本文的梳理,將司法機關在處理相關問題的爭議焦點以歸納,結合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功能以及價值,提供了實踐中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法律如何在符合法解釋的框架之下正確適用,以促進此制度作用的最大發揮,讓知假買假者起到“啄木鳥”的作用,凈化市場。為相關法院在認定此類案件時提供參考,也可最大發揮法律的指引作用,為消費者以及經營者提供最大參考,維護司法的權威性。
  
  本文的論述是針對以索賠為目的的知假買假行為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市場上可供人們選擇的商品也越來越多,但是由于制度的缺失和監管不足,假冒偽劣商品泛濫,尤其是在關系到民生安全問題的食品、藥品領域,制假售假行為十分猖獗。如廣為人知的三聚氰胺事件,作為中國乳業巨頭的三鹿集團生產的奶粉因含三聚氰胺而導致全國大范圍地區食用該奶粉的嬰兒罹患腎結石。再如 2016 年山東警方破獲的涉案金額高達 5.7 億元的非法疫苗案,問題疫苗未經嚴格冷鏈存儲運輸便流入全國 24 個省市。此外,還有地溝油、毒淀粉、鎘大米、瘦肉精、蘇丹紅、毒膠囊等在市場上被發現,食品、藥品安全事故觸目驚心,嚴重危害了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權,消費者權益的保護已經成為全社會普遍關注的熱點問題。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我國修訂完善多部法律法規,為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保護提供了強有力的制度支持。2013 年 10 月修訂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其中第 55 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五百元的,為五百元。”本條延用了原1993 年《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49 條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規定,但加大了對于經營者欺詐行為的懲罰力度,由原來的一倍賠償額增加至三倍賠償額。同時于 2015年 4 月 24 日頒布了新修訂的《食品安全法》,其中第 148 條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標簽、說明書存在不影響食品安全且不會對消費者造成誤導的瑕疵的除外。”本條完善了原200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 96 條的“十倍賠償”規定,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懲罰力度。
  
  但是法律法規的完善以及人們維權意識的高漲使得知假買假案件也日益增多,為了解決在維權案件中占有大部分數量的知假買假人的懲罰性賠償如何適用法律,來寫作本文。
  
  第二節 文獻綜述。
  
  國內關于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關于懲罰性賠償的功能。對懲罰性賠償功能的認識直接影響到人們對于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理解。
  
  主要有以下幾個觀點:王利明教授認為懲罰性賠償具有賠償功能、制裁功能以及遏制功能;1郭明瑞和張平華教授認為懲罰性賠償具有補償、預防、懲戒的功能。2還有學者認為懲罰性賠償具有威懾、補償、懲罰和鼓勵市場交易的功能。3第二,關于懲罰性賠償的適用范圍。目前我國立法明確規定的適用范圍主要有:消費領域,即《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55 條、《合同法》第 113 條第二款、《旅游法》第 70 條第一款;產品責任領域,即《產品責任法》第 47 條;食品安全領域,即《食品安全法》第 96 條第二款;商標侵權領域,即《商標法》第 63條第一款。一些學者認為懲罰性賠償的適用范圍并不限于以上領域,在侵權領域,其適用范圍還應當包括故意侵害物質性人格權的侵權行為以及特定情況下的侵犯財產權的行為。由梁慧星教授負責,中國民法典立法研究課題組出版的《中國民法典草案建議稿》(第二版)第 1362 條規定:“故意侵害他人生命、身體、健康或具有感情意義的財物的,法院可以在賠償損害之外判決加害人支付不超過賠償金三倍的懲罰性賠償。”但楊立新教授4認為這會對大陸法系侵權法具有顛覆性的作用”,5堅持認為只能在產品責任當中規定懲罰性賠償責任。更多的學者探討了環境侵權、大規模侵權、毆打、辱罵、知識產權侵權等領域的懲罰性賠償問題。多數學者認為,懲罰性賠償責任的適用范圍應當有所限制,包括在適用的類型、程序、賠償數額等方面都應當有所限制。
  
  通說認為懲罰性賠償機制最早源于羅馬法,在英美法系的美國,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應用較為廣泛,也較為成熟,而在大陸法系國家則較少有懲罰性賠償制度。
  
  我國屬于大陸法系,但受美國的影響,也設立了懲罰性賠償制度。但我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與美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并不完全相同。美國《懲罰性賠償示范法案》對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定義為:“給予請求者的僅僅用于懲罰和威懾的金錢。”美國的《謝爾曼法案》和《克萊頓法案》等都有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規定。美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不僅是用于填補實際損害賠償,更是對于原告的一種懲罰。此外,國外對于消費者范圍的界定通常有以下三種立法模式:一是反向排除法,規定消費者是區別于經營者而存在的。如《日本消費者合同法》規定,消費者是營利目的之外的自然人;《德國民法典》規定,消費者是區別于以營利活動為目的締結合同的任何自然人;英國法律規定,消費者是指在貿易和職業以外與經營者簽訂合同的自然人。二是正面表述法,如《美國統一商法典》規定,消費者是出于個人或家庭目而購買商品的自然人。三是混合立法法,從正反兩面對都對消費者進行界定,如澳大利亞法律規定,消費者既包括為個人和家庭購買貨物或接受服務的自然人,也包括購買商品或接受服務不超過 4 萬澳元的自然人。同時規定購買后又重新轉賣的,不再屬于消費者。
  
  我國法律對于知假買假行為并沒有明確規定,國內對于知假買假行為懲罰性賠償的法律適用主要有肯定說和否定說兩種觀點。對于知假買假行為是否應適用懲罰性賠償的理論爭議主要集中于兩點:第一,知假買假者是否屬于消費者;第二,知假買假中的經營者行為是否構成欺詐。對于知假買假行為適用懲罰性賠償持肯定觀點的有:王利明教授的《懲罰性賠償研究》,6王利明教授認為,只要購買商品不是用于轉售賺取差價的,就屬于消費者,適用懲罰性賠償。作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起草人之一的何山教授在《還我一個寧靜的公序良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有關問題訪談錄》中指出,7應鼓勵消費者打假,消費者打假不僅可以節約行政執法成本,更有利于營造良好的市場交易秩序,廣大消費者應拿起法律的武器,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應飛虎教授的《知假買假行為適用懲罰性賠償的思考——基于法經濟學和法社會學的視角》中指出鑒于目前政府的打假能力有限,8應鼓勵消費者打假以節約行政執法成本,同時他認為,經營者的不誠信行為在先,消費者的以暴制暴行為在目前監管不足的情況下是合理的。
  
  對于知假買假行為適用懲罰性賠償持否定觀點的有:李仁玉、陳超的《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法律適用探析——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 3 條的解讀》,9李仁玉教授和陳超學者認為,應將打假行為限制在公權力范圍內,不應由消費者通過私力去救濟,通過不誠信的知假買假行為獲取利益也是不合理的,同時他們認為在知假買假的情況下經營者是不構成欺詐的,知假買假行為不應獲得懲罰性賠償。梁慧星教授的《關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49 條的解釋適用》中指出,知假買假行為不是出于生活消費的需要,知假買假者不應認定為消費者,不應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不應獲得懲罰性賠償,同時認為知假買假者因明知商品情況,故而不再屬于居于弱勢地位。郭明瑞教授的《“知假買假”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嗎?——兼論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適用范圍》中指出知假買假是消費者以一種不誠信的行為去對抗經營者的另一種不誠信行為,是一種以暴制暴的方式,是違背公序良俗的,同時知假買假也不符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瑕疵擔保責任的規定。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第三節 研究思路和方法
  一、研究思路
  二、研究方法
  
  第一章 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的功能和價值
  
  第一節 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功能
  第二節 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價值
  
  第二章 知假買假人懲罰性賠償司法適用的問題
  
  第一節 知假買假人的身份認定
  一、法律關于消費者資格的規定
  二、消費者資格的司法實踐認定
  第二節 知假買假中欺詐行為的認定
  一、法律關于欺詐的規定
  二、司法實踐中對于經營者“欺詐”的認定
  第三節 知假買假中“損失”的認定標準
  一、法律關于“損失”的規定 2
  二、司法實踐中關于消費者“損失”的實際認定
  
  第三章 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問題的規范分析
  
  第一節 知假買假人消費者資格的身份分析
  一、對于“生活消費”的判定
  二、消費者的主體范圍
  三、知假買假人消費者資格的確立
  第二節 知假買假中欺詐行為的規范分析
  第三節 知假買假中獲得賠償金標準的規范分析
  
  第四章 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的完善
  
  第一節 明確消費者的范疇
  第二節 明確的欺詐行為的認定
  第三節 明確規定是否應該以實際損失為賠償標準
  第四節 創新消費者權益保護方式
 
  結語

  知假買假長期以來能否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在理論以及實踐的過程中成為爭議的焦點,對此持支持和反對意見的在現實過程中大有人在,成為被熟知但難以有統一標準的問題。對此能否對于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的適用問題主要在對于消費者的認定上存在著標準不一,“欺詐”的認定上未能達成一致的意見。因此,本文旨在對于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的法律文義和制度的內在功能和價值方面對于上述問題進行認定,為解決現實中司法實踐中的認定爭議,最終確立認定標準。這樣有助于對我國現階段假貨猖獗、侵害消費者利益行為的打擊力度。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完善相關法規的制定,加強制度建設,使相關行為有法可依。

  參考文獻

    賈凱凱. 知假買假懲罰性賠償的法律適用[D].上海師范大學,201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