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在職碩士論文 > 同等學力碩士論文 > 臨床醫學碩士論文

過敏性紫癜與血清25-OH-D水平的關聯分析

時間:2020-03-30 來源:河北工程大學 作者:趙慧 本文字數:5084字
  摘 要
  
  目的:分析過敏性紫癜(Henoch-Schonlein purpura HSP)的發生及病情嚴重程度與血清 25-OH-D 水平的關系。
  
  方法:收集邯鄲市中心醫院兒科一病區 2016 年 10 月至 2018 年 12 月確診的50 例過敏性紫癜住院患者為觀察組,同時隨機選取同期就診的 50 例門診健康體檢兒童作為對照組。根據臨床癥狀將觀察組分為單純皮膚組(5 人)、關節癥狀組(21 人)、消化道癥狀組(6 人)、腎臟癥狀組(0 人)、混合組(18 人)。根據病情嚴重程度將觀察組進一步分為輕癥組(22 人)及重癥組(28 人)。應用液相色譜-串聯質譜法(LC-MS/MS)檢測觀察組及對照組 25-OH-D 水平,應用免疫透射比濁法檢測觀察組 IgA、IgG、IgM 水平。

過敏性紫癜與血清25-OH-D水平的關聯分析
 
  
  結 果 : 觀 察 組 25-OH-D 水 平 ( 17.554±5.949ng/ml ) 低 于 對 照 組(26.138±7.783ng/ml),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重癥組 25-OH-D 水平(15.007±5.409)低于輕癥組(20.781±5.061ng/ml),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 25-OH-D 缺乏率顯著高于對照組,兩組維生素 D 水平分布比較,差異有統 計 學 意 義 ( c 2=12.464 , P < 0.05 ) 。 單 純 皮 膚 組 25-OH-D 水 平(25.560±4.769ng/ml)高于關節癥狀組(18.038±5.376ng/ml)、消化道癥狀組(16.250±4.058ng/ml)、混合組(15.144±5.778ng/ml),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但是關節癥狀組、消化道癥狀組、混合組之間 25-OH-D 水平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Pearson 單因素相關性分析結果顯示,HSP 患兒 25-OH-D水平與 IgA 水平呈負相關(r=-0.401,P=0.004),與 IgG、IgM 水平無相關性(r=0.137,0.156,P>0.05)。重癥組 IgA 水平高于輕癥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結論:HSP 患兒中 25-OH-D 可能參與了 HSP 的發病過程;血清 25-OH-D 可能通過影響體內 IgA 含量,進而影響 HSP 的發生與發展。
  
  關鍵詞:過敏性紫癜;維生素 D;免疫反應。
  
  Abstract
  
  Objective: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occurrence and severity of Henoch-Schonlein purpura HSP and 25-OH-D level.
  
  Methods:  A total of 50 chirldren with Henoch-Schonlein purpura diagnosed in the 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of the Handan Central Hospital from October 2016 to December 2018 as the observation group.In the same period of time, 50 out-patient healthy children were randomly selected as the control group.According to the clinical symptoms,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divided into simple skin group (5 cases),arthrosis group (21 cases), digestive tract symptom group (6 cases), kidney syndrome group (0 cases) and mixed group (18 cases).According to the severity of the disease,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further divided into mild syndrome group (n = 22) and serious syndrome group (n = 28). LC-MS/MS was used to detect the 25-OH-D level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immune transmission turbidimetry was used to detect the IgA, IgG, IgM level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sults:  The level of 25-OH-D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17.554±5.949ng/ml)was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26.138±7.783ng/ml,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The level of 25-OH-D in severe group(15.007±5.409 )was lower than that in mild group ( 20.781±5.061ng/ml )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The rate of 25-OH-D deficiency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distribution of vitamin D between the two groups.(c2=12.464, P<0.05).The level of 25-OH-D in simple skin group (25.560±4.769ng/ml)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joint symptom group (18.038±5.376 ng/ml),digestive tract syndrome group (16.250±4.058 ng/ml) and mixed group (15.144±5.778ng/ml), but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25-OH-D level between joint symptom group, digestive tract symptom group and mixed group.The results of Pearson univariate correlat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level of 25-OH-D was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the level of IgA in children with HSP (r=-0.401,P=0.004),but not with the level of IgG,IgM (r=0.137,0.156, P>0.05).The level of IgA in severe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mild group (P < 0.05).
  
  Conclusions:25-OH-D may be involved in the pathogenesis of HSP in children with HSP.The serum 25-OH-D may influence the content of IgA in the body, thus affecting the occurrence and development of HSP.
  
  Keywords :Henoch-Schonlein purpura;vitamin D;Immune response。
  
  第 1 章 前言
  
  過敏性紫癜也稱亨-舒綜合征(Henoch-Schonleinsyndrome,Henoch-Schonleinpurpura HSP),是一種以小血管炎為主要病理改變的系統性血管炎。本病多發生于學齡期兒童,平均發病年齡為 6 歲,大約 90%的 HSP 患兒發生于 10 歲之前。
  
  HSP 有性別差異,男孩多于女孩,男女之比為 1.4:1。本病季節性比較明顯,秋冬季患病較多見。HSP 病變可累及全身各個系統,但主要表現為皮膚癥狀、消化道癥狀、腎臟癥狀、關節癥狀。HSP 的病因尚不明確,很多學者認為其發病可能與A 組β溶血性鏈球菌、幽門螺桿菌、柯薩奇病毒、人細小病毒 B19、流行性腮腺炎、EB 病毒、肺炎支原體病毒等感染,進食魚、蝦、蛋、牛奶、蛤等食物,接觸花粉、粉塵、寒冷等刺激,口服苯巴比妥等因素有關[1-6]。家族中同時、同胞中同時或先后發病現象均較常見,提示遺傳因素可能在 HSP 發病中起重要作用。此外,乙肝疫苗、流腦疫苗等疫苗的接種都可能與 HSP 的發病有關[7]。雖然從 200 多年前人們已經開始研究 HSP,但 HSP 確切的發病機制仍然不完全清楚。目前普遍認為 HSP 的發病與體液免疫及細胞免疫紊亂,免疫球蛋白 A(ImmunoglobulinA IgA)等免疫球蛋白(Immunoglobulin Ig)沉積在全身小血管壁導致的血管炎有關,但具體機制目前尚未闡明。近年來國內報告 HSP 患病率有逐年升高趨勢,而且重癥患者較以往增加,若不及時給予正確處理,嚴重的并發癥可能會隨之發生,不僅給社會和家庭帶來經濟負擔,而且對患兒的生活質量有一定的影響。
  
  維生素 D 是一種脂溶性類固醇衍生物,主要包括維生素 D2及維生素 D3兩種形式,兩者生物學功能相同,統稱為維生素 D。進入機體的維生素 D 無生物學活性,需經血液循環進入肝臟,在肝臟 25-羥化酶的羥化作用下轉為 25-OH-D。但25-OH-D 生物活性也較弱,需在腎臟中經 1a-羥化酶作用才能生成具有生物學作用的 1,25-OH2-D。因 25-OH-D 半衰期長,約 2-3 周,且含量多、性質穩定,被認為是衡量人體內維生素 D 營養狀態的最準確指標。1,25-OH2-D 必須與維生素D 受體(Vitamin D receptor VDR)結合才能發揮生物學作用。VDR 廣泛存在于人體的各個組織、細胞,T 淋巴細胞、B 淋巴細胞、抗原提呈細胞(Antibody presentingcell APC)等免疫細胞中 VDR 的大量存在,提示維生素 D 參與機體的免疫調節。
  
  T 細胞上有維生素 D 受體,維生素 D 通過與 T 細胞上的維生素 D 受體結合,參與 T 細胞的增殖和細胞因子的產生,其中反應最顯著的是輔助性 T 細胞(HelperT lymphocyte Th)。Th 可分為 Th1、Th2 兩個細胞亞群。其中 Th1 細胞主要分泌Th1 型細胞因子,發揮細胞免疫效應,Th2 細胞主要分泌白介素-5(IL-5)等 Th2型細胞因子,促進免疫球蛋白的合成,發揮體液免疫效應。Th1 細胞和 Th2 細胞各自以對方為負調控對象,在各種細胞因子的作用下維持一定的比例,對維持機體正常免疫功能起到重要的作用。動物實驗結果顯示,維生素 D 能促進 Th1 細胞因子的表達,同時抑制 Th2 細胞因子的表達,恢復 Th1/Th2 的平衡[8]。維生素 D水平低下可造成 Th1 型細胞因子表達減少,Th2 型細胞因子表達增多,造成Th1/Th2 失衡,增多的 Th2 型細胞因子可以協助和促進 B 淋巴細胞增殖、活化,產生漿細胞,進而產生 IgA 和 IgE,大量免疫球蛋白沉積,可引起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發生。Th17 細胞是一群與 Th1 細胞及 Th2 細胞作用完全不同的一組 T 淋巴細胞亞群。Th17 細胞上也有維生素 D 受體,維生素 D 通過與 Th17 細胞上的特異性受體結合,減少 IL-17 的分泌,起到免疫保護作用[9]。調節性 T 細胞(Regulatorycells Tregs)是一種抑制性 T 細胞,通過抑制效應 T 細胞表達 IL-12 而發揮免疫抑制效應。大量研究證明,維生素 D 可增加 Tregs 的含量[10]。在正常情況下 Tregs、Th17 在功能上相互拮抗,Treg/Th17 處于動態平衡。若維生素 D 水平低下,對 Th17抑制效應不足,造成 Th17 過度表達,Tregs 表達減少,最終造成 Treg/Th17 比例失衡,出現免疫病理損傷,特別是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發生。
  
  B 淋巴細胞表面也有 VDR,維生素 D 可直接作用于 B 淋巴細胞表面的 VDR,抑制 B 淋巴細胞的增殖,使漿細胞的分化減弱,從而使生成的免疫球蛋白減少,起到免疫保護作用[11]。維生素 D 水平低下,會造成其對 B 細胞抑制不足,B 淋巴細胞過度表達,引起過敏反應、自身免疫病等病理損傷。
  
  APC 表面也存在 DVR,是維生素 D 直接作用的靶點,參與維生素 D 的免疫反應,其中樹突狀細胞(Dendritic Cell DC)是抗原提呈能力最強的 APC,包括成熟 DC 和未成熟 DC。成熟樹突細胞可高分子表達 MHC-Ⅱ分子、共刺激分子、粘附分子,故其抗原提呈能力較強,可以激活 T 細胞,啟動適應性免疫應答。未成熟的 DC 參與外周免疫耐受的誘導;有研究報道,維生素 D 類似物可抑制未成熟 DC 細胞向成熟 DC 轉化[12],減少 MHC-Ⅱ類分子和共刺激分子的表達,增強未成熟細胞的免疫耐受,維生素 D 缺乏時,免疫耐受被打破,可發生自身免疫性疾病。樹突細胞分泌的 IL-12,是刺激 Th0 向 Th1 轉化的最關鍵的細胞因子,產生的 Th1 型細胞因子 INF-γ反過來還可刺激 IL-12 的表達,形成正反饋機制,增強Th0 向 Th1 轉化,同時抑制 Th2 的表達,從而起到免疫耐受的作用。維生素 D 減少時,成熟的樹突細胞數量增多,其分泌的 IL-12 減少,Th0 向 Th1 轉化減少,Th2 增多,引發 Th1 / Th2 免疫應答失衡,免疫耐受被打破,造成免疫病理性損傷,進而引起免疫性疾病的發生。
  
  隨著 VDR 的發現,維生素 D 的免疫調節作用成為研究熱點。近年來研究發現,維生素 D 與類風濕性關節炎、系統性紅斑狼瘡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發生、發展有密切關系。HSP 也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而維生素 D 在其中的表達情況如何國內外目前甚少報道。本研究通過檢測 HSP 患兒和健康兒童血清 25-OH-D 水平及 HSP 患兒血清 IgA、免疫球蛋白 G(ImmunoglobulinG IgG)、免疫球蛋白 M(ImmunoglobulinM IgM)含量,探討 HSP 與 25-OH-D 水平之間的關系。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第 2 章 資料與方法

  
  2.1 過敏性紫癜的診斷標準
  2.2 研究對象的選擇
  2.3 研究對象的分組
  2.3.1 根據過敏性紫癜臨床癥狀分組
  2.3.2 過敏性紫癜的嚴重程度分組
  2.4 檢測方法
  2.4.1 25-OH-D 的檢測方法
  2.4.2 IgA、IgG、IgM 的檢測方法
  2.5 25-OH-D 水平的分級
  2.6 統計學方法
  
  第 3 章 研究結果
  
  3.1 研究對象的一般情況
  3.2 觀察組與對照組 25-OH-D 水平比較
  3.3 輕癥組與重癥組 25-OH-D 水平比較
  3.4 觀察組與對照組 25-OH-D 水平分布比較
  3.5 HSP 患者各癥狀組 25-OH-D 水平比較
  3.6 25-OH-D 與免疫球蛋白相關性分析
  3.7 輕癥組與重癥組 IgA 水平比較
  
  第 4 章 討論

  結論

  本研究通過檢測 HSP 患兒與健康體檢兒童的 25-0H-D 水平以及 HSP 患兒免疫球蛋白水平,并進行分析比較,得出如下結論:

  1、HSP 患兒 25-0H-D 水平低于健康兒童,25-0H-D 水平低下可能與 HSP 的發生有關。

  2、25-OH-D 水平可能與 HSP 病情嚴重程度有關。

  3、HSP 患兒 25-OH-D 水平低下,合并關節和(或)消化道癥狀的 HSP 患兒更為顯著,提示 25-OH-D 水平可能與 HSP 臨床癥狀有關,我們或許可以依據25-OH-D 水平判斷 HSP 患兒是否合并其他系統損害。

  4、25-OH-D 可能通過影響體內 IgA 含量,進而影響 HSP 的發生與發展。

  但以上結論均是基于臨床對照推測得出,HSP 的發生與低水平維生素 D 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確切作用機制是什么,仍待進一步研究。維生素 D 水平與HSP 關系的研究,為我們研究 HSP 的發病機制提供新線索,并且可為疾病的治療和預防提供新的途徑。

  參考文獻

    趙慧. 血清25-OH-D水平與過敏性紫癜的關系[D].河北工程大學,2019.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