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提交[ 學術堂-專業的論文學習平臺 ]
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歷史學論文

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的評價

時間:2020-03-31 來源:史學理論研究 作者:王嚴 本文字數:18744字

  摘    要: 阿尤德吉·奧盧貢菊是尼日利亞第三代歷史學家的代表人物,是尼日利亞海洋史研究的重要學者。奧盧貢菊認為海洋史研究是對與海洋相關的一切人類活動的研究,主要圍繞著港口、航運業和比較視野下的海洋史研究而展開。在海洋史研究方面,奧盧貢菊主張歷史研究與社會發展需求之間的“相關性”;其海洋史研究是在經濟民族主義思想的指導下進行的;在探究港口發展的原因時,他主張挖掘多種歷史原因;奧盧貢菊借鑒了地理學家、經濟學家的研究視角和概念,采用跨學科方法研究海洋史。

  關鍵詞: 奧盧貢菊; 尼日利亞海洋史研究; 尼日利亞史學;

  Abstract: Ayodeji Olukoju is one of the major figures in 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 He is also one of the pioneers of Nigerian maritime history. According to him,maritime history studies all human activities associated with the sea. In his research,he works on topics such as Nigerian ports,shipping industry,and comparison of maritime history. Olukoju believes in the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tudies to social development,and he adopts long-term perspectives to examine policy decisions. For example,by comparing Nigerian and Japanese maritime policie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s, he advocates maritime nationalism. He argues that Nigerian government should strengthen the state power to facilitate maritime development. As to study the development of ports,he prefers multiple causations to a single explanation. In his research,Olukoju adopts concepts from a diverse group of geographers and economists,and employs an interdisciplinary method.

  莎伊·阿迪瑞通(Saheed Aderinto)與保羅·奧森弗杜潤(Paul Osifodunrin)認為,奧盧貢菊是尼日利亞第三代史學研究浪潮中的代表人物,其學術成果無論是從數量上還是從質量上來看都是突出的。1他的研究成果有效地闡述了尼日利亞第三代史學的研究議程,并代表了20世紀90年代尼日利亞史學家研究成果中貫穿的各種新思想。2

  海洋史研究是奧盧貢菊早期的一個主要研究議題。分析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有助于了解尼日利亞海洋史研究的主要內容,有助于窺探尼日利亞第三代歷史學家在史學研究目的、研究內容與研究方法上的特點。近年來有關非洲史與史學理論的成果不斷出現,但是對非洲國別史學史與史學理論的研究并不多,3對尼日利亞第三代史學家的研究就更少了。本文意在評介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內容、研究理論與方法及其對尼日利亞經濟史與社會史研究的影響。

  一、阿尤德吉·奧盧貢菊及其主要學術活動

  阿尤德吉·奧盧貢菊,1959年出生于尼日利亞西南部翁多州(Ondo State)的奧卡(Oka)地區。他本科畢業于尼日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Nigeria),并于1980年獲得該校歷史與考古專業一級榮譽學位。在尼日利亞大學求學期間,在奧烏卡·尼烏卡(Onwuka Njoku)老師的啟發下,奧盧貢菊喜歡上了經濟史研究并在歷史學領域繼續深造,分別于1982年和1991年獲得以培養專業歷史學家著稱的伊巴丹大學歷史系碩士和博士學位。41984—1987年,奧盧貢菊任教于奧貢州立大學(Ogun State University),1987年進入拉各斯大學歷史系執教。 1998年,年僅39歲的奧盧貢菊被聘為拉各斯大學歷史系教授。52001—2004年,他擔任拉各斯大學歷史系主任,2005—2009年擔任拉各斯大學文學院院長,2006—2009年,被評為拉各斯大學文學/社會科學“最佳研究員”。2010—2016年,他擔任拉各斯州迦塔地區的卡萊布大學(Caleb University)校長。62017年,他又回到拉各斯大學歷史與戰略研究系工作。

  二、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

  奧盧貢菊與“海洋”的結緣得益于其博士生導師奧莫尼耶·阿德沃耶(Omoniyi Adewoye)教授。在博士論文選題上,阿德沃耶教授讓奧盧貢菊選擇一個“比較有挑戰性的選題”,最終奧盧貢菊選擇了拉各斯港口及其腹地作為其博士論文的研究對象。71990年,奧盧貢菊提交博士論文《1914—1950年拉各斯的海洋貿易:其本質與影響》(Maritime Trade in Lagos,1914-1950: Its Nature and Impact)。1991年,奧盧貢菊獲得了伊巴丹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同時,這篇博士論文也奠定了奧盧貢菊在尼日利亞海洋史以及比較海洋史中的學術地位。82004年,奧盧貢菊以《西非的利物浦:拉各斯海洋貿易的動力及其影響,1900—1950》為名將其博士論文出版。9奧盧貢菊通過全書向讀者解釋了拉各斯港口盡管是西非地區主導性的商業港口,但它并不是利物浦發展的“復制品”。10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海洋史研究領域的國際一流期刊《國際海洋史研究雜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的圓桌會議專欄專門討論了奧盧貢菊的這本著作。11它是該雜志圓桌會議討論的第一本來自非洲大陸學者的著作。
 

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的評價
 

  1991—2004年,是奧盧貢菊海洋史研究成果集中問世的時期,先后發表在北美、歐洲與大洋洲的國際性專業期刊上。他曾在《國際海洋史研究雜志》發表論文五篇,12在《路線圖:歐洲海外史雜志》(Itinerario: European Journal of Overseas History)發表論文三篇,13在交通運輸史專業期刊《交通運輸史雜志》(Journal of Transport History)上發表論文兩篇。14此外,他還在《大圓航線:澳大利亞海洋史協會雜志》(The Great Circle: Journal of the Australian Association for Maritime History)以及《北方水手》(The Northern Mariner)上發表過海洋史研究成果。同時,奧盧貢菊還先后在《非洲史雜志》(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y)、《國際非洲史研究雜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ical Studies)、《非洲事務》(African Affairs)、《非洲史》(History in Africa)、《非洲研究評論》(African Studies Review)、《非洲經濟史》(African Economic History)、《英帝國和聯邦歷史雜志》(Journal of Imperial and Commonwealth History)以及《勞工史雜志》(Journal of Labor History)等刊物上發表多篇論文。15奧盧貢菊的研究成果在國際上得到了同行的認可,他是國際海洋經濟史協會(International Maritime Economic History Association,簡稱IMEHA)執行委員會中的首位非洲籍成員。16

  奧盧貢菊海洋史的主要研究內容包括港口研究、航運業研究與比較視野下的海洋史研究三個方面。

  海洋活動都圍繞著港口展開,因此港口研究是奧盧貢菊海洋史研究的重點。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開始于準備博士論文階段,開啟于對拉各斯港口及其腹地與前沿地帶的研究。從1992年到1996年,奧盧貢菊發表了大量有關港口研究的成果,從這些成果可以看出,奧盧貢菊的港口研究主要集中在港口建設與發展、港口管理與港口財政三個方面。

  在奧盧貢菊之前,尼日利亞著名地理學家巴巴菲米·奧貢達納(Babafemi Ogundana)已經從地理學的視角研究了尼日利亞港口的發展狀況。奧盧貢菊主要從歷史學的視角、以拉各斯港與哈科特港為案例研究尼日利亞港口的發展動力及其管理。通過這些研究,奧盧貢菊探索了港口發展與尼日利亞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尤其是英國殖民統治時期,港口發展與尼日利亞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17

  奧盧貢菊關于港口發展動力與港口管理研究的第一篇論文是1992年發表于《交通運輸史雜志》上的《拉各斯港口的發展,1892—1946年》,18這篇論文主要論述了拉各斯在港口工程規劃與工程實施等方面所面臨的局限性、政策的選擇以及各種爭議的解決等問題。這篇論文讓奧盧貢菊走上國際學術舞臺,他不是在《交通運輸史雜志》上發表論文的第一個非洲人,卻是在該期刊上發表研究成果的第一位研究港口工程(拉各斯、哈科特港以及日本的港口等)的尼日利亞歷史學家。19

  奧盧貢菊之前,在有關尼日利亞港口和海洋貿易的文獻中,哈科特港是被忽視的一個。為了彌補尼日利亞海洋史研究的這一缺陷,奧盧貢菊著手研究哈科特港,并發表了《充當副手:1919—1950年哈科特港的發展及其在尼日利亞經濟中的作用》一文。本文主要研究的是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尼日利亞國家港口政策的制定及實施對哈科特港經濟與政治發展的影響。20他認為哈科特港主要是在1917年到1927年這段時間發展起來的,并在20世紀20年代后期成為現代化港口。哈科特港最初的自然條件與拉各斯港類似,都面臨著入海口狹窄,大型遠洋輪船沒辦法入港的不利因素。為了將其建設成港口,不得不實施包括疏浚入海口的淤泥在內的港口發展工程。哈科特港在碼頭建設的過程中,海關與鐵路公司之間以及商會之間產生了各種利益糾紛,21這些利益糾紛阻礙了哈科特港的發展,使得哈科特港在殖民政府港口政策的實施上以及貿易量方面都遠不如拉各斯港,哈科特港并沒有被建成像拉各斯那樣的大型港口,而是屈居拉各斯港之后。22正如這篇論文的標題所顯示的那樣,充當拉各斯港的“副手”。

  世界貿易中的絕大部分都以海運為主要運輸方式,港口對世界經濟的貢獻不可估量。因此,研究世界各個港口及其對外貿易的成果很多,尼日利亞學界也如此。在奧盧貢菊之前,研究尼日利亞港口的成果比較多,但是研究尼日利亞港口管理的成果相對來說比較少。23奧盧貢菊認為,港口服務部門之間的協調是組織、實施海洋貿易的一個重要方面,因此,很有必要仔細研究英國殖民統治的全盛時期,即1920年到1954年的尼日利亞港口管理政治,以便了解1954年尼日利亞港口管理局(Nigerian Port Authority)成立的一系列背景事件。24《尼日利亞港口管理局成立背景:尼日利亞港口管理政治,1920—1954年》25一文是奧盧貢菊提交的第一篇有關于尼日利亞港口管理政治的咨詢報告,也是研究尼日利亞港口管理的唯一一篇學術論文。26這篇論文主要研究的是全球范圍內港口管理的類型以及包括因私人和政府之間拉鋸戰而導致的港口控制上的二元性、港口管理的多部門性(鐵路、海關、港口工程與海事)以及這些部門內部之間競爭等問題在內的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尼日利亞港口管理的細節性問題。

  港口財政是港口日常管理與組織運行的一個重要方面。港口財政對尼日利亞港口與鐵路的發展來說至關重要,是尼日利亞海洋貿易的支柱。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在殖民政府快速發展的現代交通運輸體系的推動下,巨額的地方財政資源與外國貸款都被用于港口建設。在這些基礎設施項目完工后,殖民政府希望從外國貸款中,從他們的利息支出以及將要被償還的其他費用中有所收益,殖民政府希望這筆收益能夠維持日常的運營,并成為殖民政府創收的一項來源。27殖民政府創收的重要來源就是港口和鐵路的稅收以及其他服務類項目的收費。

  奧盧貢菊研究港口財政的成果主要側重于拉各斯港口財政的困境方面,主要體現在《“昂貴港口”的締造:1917—1949年的航運公司,政府與拉各斯港關稅》一文中。港口管理當局不得不收取一定的服務費用,但是這些收費并不是一直都能抵消服務支出。拉各斯港并不是天然的良港,而是通過人工疏浚才變成國際性港口的。尼日利亞政府為拉格斯港增加了航運業設施和貨物裝卸設備,為了償還這些設備和設施費用,政府征收港務費”。28港務費隨著貿易類型的增多而不斷調整,并且隨著經營性支出的變化而不斷調整。然而,在尼日利亞港口稅收與費用的設立、調整與執行的過程中,遭受到尼日利亞本土商業集團與英國商業集團的對抗。這些商業集團不斷地向殖民政府施壓,希望能降低當時的收費,他們認為這些費用實在是太高了,并為拉各斯港冠上“昂貴港口”的名號。29

  與海洋貿易比起來,研究航運業的學術成果要少得多,這主要是因為航運業是一項相對來說具有隱秘性的活動,相關文獻的記載比較少。30然而,奧盧貢菊卻在國際期刊上發表了一系列有關航運業的文章。奧盧貢菊的航運業研究主要涵蓋了貨運、客運、班輪運輸與不定期運輸四種方式的航運業。31

  《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尼日利亞的航運業》一文是奧盧貢菊發表的第一篇航運業研究的論文。這篇論文主要研究一戰期間,遠洋輪船貨運業倉位分配的復雜性問題。一戰期間,尼日利亞航運業尤其是拉各斯港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載重量不足的問題。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英國的老牌航運公司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改變了航運費用的計算標準,其運費是按照“規模”(scale tones)或體積噸位計算,而不是按照總重量計算。這就意味著如果用輪船運輸獸皮等北部尼日利亞地區的主要出口物,要比運輸可可與棕櫚產品占據更大的空間,雖然其實際重量比不上后者,卻要支付更多的運費。“體積”噸位,是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利用其在西非地區的壟斷優勢,在一戰期間為牟取暴利而臆造出來的一種收費標準,這種新收費標準在殖民政府、英帝國政府與商人群體中引起了不同的反響。32

  與同時期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客運研究比起來,西非地區客運的研究相對來說比較少。33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奧盧貢菊研究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尼日利亞航運中的客運業,并發表了《“扶持我們自己的航運業”,前往尼日利亞的官方通道(1914—1945年)》34一文。該文主要研究的是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圍繞著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壟斷前往尼日利亞的海上客運業而形成的爭論。爭論的起因是,在與外國船運公司的激烈競爭中,尼日利亞殖民政府將前往尼日利亞的客運業務交給了在服務質量與前景方面都趕不上其他外國航運公司的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爭議的關鍵性問題是,埃爾德·鄧普斯特航運公司與其競爭者提出不同的票價,并提供不同的服務;尼日利亞殖民政府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防止殖民官員從外國航運公司受賄。

  西非沿海岸的港口中,除了塞拉利昂的弗里敦港是天然良港外,包括拉各斯港在內的其他港口都需要高昂的港口工程建設費用。在這些西非沿岸較淺的入海口中,需要使用沖浪船或者駁船來為停泊在港口中的船只提供食物。因此,駁運服務在西非的船運中,尤其是在1914年之前的拉各斯港的船運中,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黃金海岸(加納)的船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是研究西非駁運服務的成果并不多。奧盧貢菊在《抓的太緊:20世紀30年代的歐洲輪船公司與英國西非駁運服務》一文中主要研究的是被稱為西非航運業“必不可少環節”的駁運服務業的政治經濟因素,并說明了不定期運輸的艱難,殖民政府以及宗主國政府在面對船運業卡塔爾集團英屬西非航海業貿易公司嚴格把控方面的困境。35

  在研究了殖民時期尼日利亞海洋業后,奧盧貢菊對尼日利亞海洋業的管理感到失望,同時不滿于尼日利亞糟糕的海運業現狀。因此,他決定研究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海洋業發展歷史及其管理經驗。他研究的方法是將這些國家的海洋業發展及其管理與尼日利亞的進行比較,并從中汲取有益的經驗,以期改革尼日利亞海事部門,實現尼日利亞海洋業的發展。因此,奧盧貢菊在比較視野下研究海洋史,主要比較的是日本與尼日利亞的海洋貿易、港口發展與管理以及兩國的海洋政策對國家經濟發展的影響等。主要研究成果有:《海洋貿易、港口發展與管理:日本的經驗及其對尼日利亞的啟示》36、《海洋政策與經濟發展: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尼日利亞與日本的比較研究》37、《作為增長極的港口:比較視野下的日本“發展型港口”概念》38等文章。奧盧貢菊認為尼日利亞與日本兩國海洋業發展狀況懸殊,是由以下幾點原因造成的。(1)從自然條件上來看,日本擁有天然良港,有著相對較長的、豐富的海岸線,尼日利亞不但缺乏天然良港而且海岸線比較短。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一直都比較重視海事業的發展,有著明確的海洋發展規劃、海洋政策的協調與實施能力,尼日利亞在這些方面的表現卻比較糟糕。(2)綜合國力或者說國家經濟發展水平是港口投資與運營的保障。日本雄厚的國力和較高的經濟發展水平為港口發展提供了強大的人力與物力保障,即便是在20世紀60年代到20世紀80年代的“泡沫經濟”時期,日本都有雄厚的資金用于港口、城市與相關產業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投入對于港口的發展來說至關重要,尼日利亞受到其綜合國力與經濟發展水平的限制,沒有雄厚的資金投資于港口建設。即便是在20世紀70年代的石油繁榮時期,尼日利亞也沒有將資金投資于港口的發展上。(3)兩國在港口工程技術、造船業及其附屬產業相關技術的掌握上的不同。日本通過學習,將西方的港口工程技術本土化,而尼日利亞的港口項目向來都是由外國公司承擔建設的。(4)日本政府一直都在港口發展與海洋貿易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同時,日本還允許私有部門參與到港口發展與海洋貿易業,有著較長歷史的公私部門合作伙伴關系傳統,而尼日利亞直到2006年才對港口進行私有化改革,才允許私有部門參與尼日利亞港口發展建設。39

  三、奧盧貢菊海洋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

  作為尼日利亞第三代歷史學家的代表性人物,奧盧貢菊主張歷史研究與社會發展需求之間的“相關性”;其海洋史研究是在經濟民族主義思想的指導下進行的;在探究港口發展的原因時,奧盧貢菊反對歷史解釋的單一論,主張歷史解釋的多因論;奧盧貢菊借鑒了地理學家、經濟學家的研究視角和概念,采用跨學科方法研究海洋史。

  首先,他主張歷史研究與社會發展需求之間的“相關性”。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開始于20世紀90年代初。從尼日利亞史學發展階段上看,20世紀90年代初是尼日利亞史學危機全面爆發的時期。40對于尼日利亞史學危機的成因,尼日利亞史學家們給出了不同的解釋。阿菲博(Afigbo)認為原因主要有:尼日利亞史學分析不夠深入;缺乏對過去意義的整體性建構;似乎對于當今尼日利亞根本性問題與社會動態的解決缺乏直接的貢獻意義。41E.奧耶德萊(E.Oyedele)認為尼日利亞歷史學家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他們在相關性(relevance)方面比較失敗,也就是他們不能通過他們所寫的歷史類型將他們所從事的事業與社會需求聯系起來。42

  阿菲博與奧耶德萊在分析尼日利亞史學危機的成因時,都提到了歷史研究對于尼日利亞根本性問題解決、社會工程問題、社會需求之間的作用與聯系,即歷史研究和“相關性”問題。歷史研究的“相關性”解釋的是歷史研究的功能及其定位問題。尼日利亞史學家阿賈伊認為,“歷史研究不是過去,而是對于過去的研究,歷史研究是一種為了當前利益而試圖理解、解釋過去的研究”。43歷史學家在收集文獻的、口頭傳說的、考古學的、社會學的以及經濟學的資料時,會甄選出對于“當前”來說最有意義、最重要的歷史數據。這些意義、重要性體現在與“當前”的“相關性”上。44

  J.I.迪布阿(J.I.Dibua)認為非洲歷史或者是“民族主義”史學的主導性史學傳統是基于經驗主義的西方傳統,并全盤接受作為發展戰略的現代化,強調的是非洲的首創性、非洲的適應性以及非洲制度的連續性,這是尼日利亞史學相關性危機形成并存在的原因。45傳統非洲史學的經驗主義與“民族主義”導向,使其不能學會面對尼日利亞的欠發展與社會經濟轉向等當代問題的困境。只有關注欠發達這個普遍存在的問題,對于歷史研究來說才是“相關的”、“有用的”,歷史研究必須學會分析欠發展、貧窮、愚昧與疾病等問題。這樣歷史學才能滿足絕大多數人的利益,而絕大多數人的利益正是發展的目標與發展的實質。46他認為歷史學家們應該將歷史看成一種政治的、社會的以及經濟轉變的工具。但是尼日利亞史學家們傾向于成為“古董學者”。歷史學家們應該是熱愛當前生活的“公民”,尼日利亞需要的是一種承擔社會義務的、相關性的歷史,這種歷史將有助于應對各種欠發展問題的后果。換句話說,歷史研究應該為尼日利亞從當前的欠發展狀況轉變成一種巨大的發展而貢獻力量,這種巨大發展將代表的是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尼日利亞史學如果繼續無視這種維度的話,將面臨著相關性危機。47

  奧盧貢菊認為,21世紀歷史學家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使自己與其所生活的社會的當前需求聯系起來”。48為了化解尼日利亞史學研究所面臨的挑戰,奧盧貢菊重新定位歷史研究,他認為,歷史學家應該尋求的是與社會發展相關的研究,或者是利用信息技術的優勢將其主要研究應用于社會發展中。49尼日利亞港口管理局的一位官員在1993年沾沾自喜地問奧盧貢菊,歷史與港口有什么關系。奧盧貢菊通過其研究成果向包括這位官員在內的尼日利亞民眾證明了歷史研究與公共政策制定之間的“相關性”。

  通過研究,奧盧貢菊發現尼日利亞海洋部門的政策制定者們,因不了解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的歷史而導致歷史上許多海洋政策以失敗而告終。針對這一現象,奧盧貢菊主張,尼日利亞國家發展規劃的政策制定者們在制定政策的時候請求相關領域歷史學家的幫助,因為專業歷史學家有能力運用其嚴謹的歷史邏輯思維為國家政策的制定出謀劃策。至少,歷史學家在處理“長時段”歷史方面,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這種優勢有助于國家發展政策的長期性與持續性,有利于國家發展政策的落實與執行。50政策制定者的出發點是通過閱讀該領域原創性研究的學術出版物來拓展其視野,而不是僅僅了解二手文獻與自私自利的“政策文件”。這樣做的好處是,將為海洋政策的制定與實施帶來比較性的觀點。51在尼日利亞與喀麥隆關于巴卡西半島所有權歸屬的爭議中,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因為不重視尼日利亞著名邊界研究學家、歷史學家安東尼·阿瑟瓦菊(Anthony Asiwaju)教授的研究成果,導致在巴卡西半島爭議中失敗。52

  相應地,史學家在研究內容上應選擇與社會發展需求相關的研究。作為尼日利亞第三代歷史學家的代表人物,奧盧貢菊之所以從事海洋史研究是希望通過歷史研究,追溯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的歷程,窺探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滯后的原因,并通過與世界上海洋業發達國家的比較研究,從中找到能夠幫助今日尼日利亞海洋部門改革的有益經驗。53從奧盧貢菊海洋史研究的時間劃分上,可以看出奧盧貢菊主要研究的是殖民時期尼日利亞的海洋史,對尼日利亞獨立后的海洋史研究的不多。這主要是因為他認為尼日利亞殖民時期的經濟史研究有益于當今尼日利亞的經濟發展,殖民時期的尼日利亞經濟是其獨立后經濟發展緩慢和欠發達的根源。54

  史學家要利用信息技術的優勢,將其研究成果應用于社會發展中,這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途徑。(1)為政府建言獻策。奧盧貢菊這方面的報告主要有:《尼日利亞港口:激進改革的必要性》。他提出了如下建議:在重新組織海洋業后,尼日利亞港口實行私有化;將尼日利亞建成地區性航運樞紐;綜合審視尼日利亞港口的費用;港口發展戰略的再聚焦;充分、有效利用港口能力;采用日本通過規模與戰略重要性劃分港口的政策以實現其發展;根除尼日利亞港口及其相關部門的腐敗;尼日利亞鐵路與道路系統的再組織與現代化,建立包括海運業在內的聯合運輸網絡。55該文是由尼日利亞經濟峰會集團(Nigerian Economic Summit Group)出版的一份意見書。正是因為這篇意見書,奧盧貢菊與NESG聯系密切,因為自2001年開始,他一直是基礎設施政策委員會(Infrastructure Policy Commission)的成員。56(2)建構起學術研究與產業發展之間的橋梁。奧盧貢菊所推崇的是設立海洋聯合研究課題組(Maritime Studies Research Group),正如加拿大紐芬蘭與拉布拉多圣約翰紀念大學(Memorial University,St.John,s,NL Canada)的海洋研究小組(Maritime Studies Research Unit)一樣。該研究小組設立的目的在于尋求聯合研究與問題的解決。57奧盧貢菊的海洋史研究成果曾經被作為重要的證詞而用于由沿海州所提出的地標式資源管控的訴訟中,最高法院的主要判決依據的是奧盧貢菊作為專家證人(代表拉各斯州)的宣誓證詞,并特別點名要求奧盧貢菊擔任專家證人。58

  其次,他主張經濟民族主義思想主導下的海洋史研究。作為一種政治經濟概念,經濟民族主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奧盧貢菊認為,經濟民族主義是對經濟不滿的一種政治化表現。59自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經濟民族主義一直是西非地區反對殖民統治的一種主要議程。西非地區的經濟民族主義與歐洲、美國地區的經濟民族主義有所不同。歐美地區的經濟民族主義主要表現為不同時期的重商主義或保護主義,而西非地區的經濟民族主義在很大程度上通過“政治企業”實現其反對殖民統治的訴求。政治企業,是指已經與“組織了的政治民族主義”建立聯系的非洲商人,開展的“運用政治觀點建立商業公司并推動其商業發展的活動,反之亦然”。60殖民時期,尼日利亞乃至西非地區的本土企業屬于政治企業。本土企業及其遭遇是奧盧貢菊港口、船運、殖民經濟史以及相關學科的一個研究主題。通過研究,奧盧貢菊發現了殖民統治時期和獨立之后,尼日利亞本土企業所面臨的結構性劣勢,同時,通過對比同一時期日本、新加坡海洋業快速發展的原因,并結合經濟民族主義的特點,奧盧貢菊認為尼日利亞海洋業的發展需要在經濟民族主義的驅動下重新制定新的發展方向。

  奧盧貢菊認為經濟民族主義具有如下特點。(1)經濟民族主義并不是一種新現象,而是植根于古代的一種現象,或許其起源于人類歷史的早期國家間關系。至少,17世紀歐洲國家的重商主義就是經濟民族主義的一種表現。(2)經濟民族主義是對不平衡的或者不對等的國家間經濟關系的一種反映,通常實施經濟民族主義的都是在國家間經濟關系中處于弱勢或不利地位的一方。(3)經濟民族主義在其實行中具有對抗性。通常,在由國家給予支持的本土行為體征收外國資產中可以看到這種對抗性。(4)經濟民族主義并沒有統一設置的政策,但卻是對受影響國自身特點的一種反映。這也就解釋了經濟民族主義在不同地理上的、空間設置上的多樣性。(5)在經濟危機或者災難時期,經濟民族主義的呼聲最高,正如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期間以及二戰后那樣。(6)經濟民族主義通過國家的、非國家的行為體實施,這主要取決于關鍵問題,也取決于不同的層次。61

  奧盧貢菊認為,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之所以需要經濟民族主義則在于如下原因。(1)海洋業的發展遵守“達爾文原則”,達爾文原則支持的是弱肉強食,需要國家的扶持。不管是殖民時期還是獨立后,尼日利亞海洋業中的船運業,不管是客運業還是商品船運業,尼日利亞本土企業要么被完全排擠出市場,要么被邊緣化。62在國際航運業中,尼日利亞航運業處于劣勢,這符合經濟民族主義的上述第二個特點。為了扭轉這種劣勢地位,國家行為體有必要采取某些措施。(2)人的能動性在海洋業發展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而政府是人的能動性的最大體現。在當今的科技時代,海洋及其相關產業的發展可以看成技術、政治、經濟實力、自然因素與其他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在這些因素中,除了自然因素以外,其他因素都與人的能動性密切相關,即便是自然因素,也可以在現代技術的支持下,改善或者轉變港口、港口腹地以及沿海地區在自然條件上的不足。政府是人的能動性的最大體現,因為政府有進行大規模海洋作業的投資資本,有能力化解海洋業投資大、回報率低、成本回收周期長的缺陷,有能力運用技術優勢,變自然條件方面的劣勢為優勢。63

  奧盧貢菊根據經濟民族主義的特點,結合世界上其他國家海洋業發展中經濟民族主義思想驅動下所產生的積極影響,提出了尼日利亞海洋業改革的若干建議。(1)發揮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在促進本土海洋企業發展中的作用。為了扭轉尼日利亞海洋業在國際競爭中的劣勢地位,尼日利亞聯邦政府有必要采取某些措施。尼日利亞有必要效仿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政府對于船運公司強制合并的做法。尼日利亞也需要為船運艦隊的發展提供資金支持,培育商業艦隊的資本,合并目前小規模經濟、獨資經營的艦隊,以擴大商業艦隊的經營范圍。64(2)發揮各級政府在海洋業發展中的能動性。奧盧貢菊進一步主張發揮尼日利亞各級政府的能動性,以促進尼日利亞港口建設、海洋貿易、造船業與船運業的發展。(3)借鑒世界上海洋業發展較好國家的經驗,促進尼日利亞海洋業的發展。如借鑒新加坡和韓國在商業艦隊發展中資本培育的方法。(4)打擊海洋業發展中的腐敗。奧盧貢菊認為人為因素是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的最大阻礙。尼日利亞港口工程的設計與實施是出于狹隘的政治和個人原因;尼日利亞海洋業發展中購買陳舊的設備的投票容易被通過;尼日利亞港口中的安全機構是和平時期世界上同規模港口中安全機構最多的國家,但是如此多的安全機構并沒有簡化港口的海關、緝毒與港口衛生管理進程,在安全機構大量存在的情況下,尼日利亞港口因為人為破壞/盜竊貨物而臭名昭著,這些人被稱為“碼頭老鼠”。65尼日利亞海洋業中腐敗主義的盛行,使得沒有人關注科托努港口貿易流失嚴重的殘酷現實,使得沒有人關注尼日利亞的國家影響,也沒有人努力將拉各斯港綜合體建成西非地區的區域性船運樞紐。尼日利亞的海洋業已經變成了既得利益集團主導下的卡特爾壟斷利益集團,這些集團將海洋部門劃分成封地與族群飛地,導致了肆無忌憚的制度化腐敗,破壞了國家的安全。66

  再次,他反對歷史解釋的單一論,主張歷史解釋的多因論。奧盧貢菊認為,因果關系與年表對于專業歷史學家來說至關重要。在尋求歷史事件發展的解釋中,歷史學家們通常關注的是因果關系——特定事件發生的間接原因與直接原因。奧盧貢菊認為,歷史學家在尋求歷史解釋的時候,傾向于歷史解釋的多因論。這主要是因為:(1)因為人腦/自然的復雜性,歷史學家在歷史解釋中傾向于多因論而不是單一論。在解釋單一事件或現象過程中,其影響因素或行為者具有多樣性。(2)歷史學家們也意識到原因重要程度的排序與主導性原因,這就需要將原因劃分成間接原因與直接原因,這樣才能在歷史方程式中為每一個變量(原因)找到適宜的位置。因此,盡管很多歷史學家不贊同歷史解釋的單一論,卻都贊成歷史解釋中的主要原因。67

  奧盧貢菊認為在當今的科技時代,海洋及其相關產業的發展可以看成技術因素、政治因素、經濟實力、自然因素與其他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68在研究港口城市拉各斯出現原因的時候,他認為作為西非主要的海洋、商業和工業城市,拉各斯城的出現是官方的政策、政治、政府間關系、生態、零售業、海洋貿易以及技術等地方性因素和全球因素相互影響的結果。69

  最后,奧盧貢菊認為,當代歷史學家必須具有多種能力,具有從事跨學科研究的能力。70具體到海洋史研究領域,他認為史學家不應該局限于港口或是海洋史研究的某一主要方面,而應該以某一學科為基礎,又具有勝任其他學科的能力。71基于這樣的理念,奧盧貢菊的研究領域不僅包括海洋史,還包括與海洋業相關的城市史、交通運輸史、農業史、貨幣/金融史以及商業史尤其是政府與商人之間的關系史等相關領域。奧盧貢菊有關海洋史研究的成果是歷史學與相鄰學科,尤其是港口地理學和經濟學相結合的跨學科研究的成果。奧盧貢菊的研究成果使用了空間分析、港口通用模型(Anyport)等概念。72

  港口的空間分析,即研究港口發展的主要決定要素是什么,是港口腹地還是港口沿海地區呢?73通過研究北尼日利亞內陸的商路交通與可能成為大西洋海岸出海口港口之間的競爭,奧盧貢菊發現港口之間的內部競爭是一個動態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某些因素對于港口競爭的優勢與劣勢來說至關重要,但是根據其地理位置的不同,這些因素在不同的港口中,其重要性各不相同。74因此,他得出結論,“在研究港口內部競爭性的時候,應該加入空間的、非空間的以及比較的視角。然而,在進行一般性概括的時候,應該考慮到地方特色。……空間視角的分析提供了一種可以澄清研究對象、提出新問題或提供其他某些解釋的說明”。75

  “港口通用”模型是英國著名地理學家詹姆斯·伯德(James Bird)在1963年提出的理論,該理論主要用來描述港口基礎設施在空間與時間維度下的發展。伯德在考察了英國一系列主要河口港口,依據港口物質設施的添加與變化,將港口發展劃分為六個階段:原始、邊際碼頭擴張、邊際碼頭細部變化、船塢細部變化港池式碼頭和專業化,刻畫了港口拓展的空間規律,揭示了港口設施建設、功能拓展和技術演進及與城市的關系。76奧盧貢菊使用伯德提出的“港口通用”模型研究哈科特港。

  結 語

  綜上所述,奧盧貢菊在海洋史研究方面的貢獻主要如下。第一,他發表了許多有關客運、不定期運輸、班輪、貨運、港口工程與港口發展、港口行政與管理、港口財政、港口內部競爭、港口經濟、海洋業與經濟民族主義方面的研究成果。第二,他擴展了尼日利亞、西非海洋史研究的廣度和深度,尤其是對哈科特港、港口管理、港口駁運業等方面的研究,彌補了了尼日利亞港口研究的空白。第三,他完善了尼日利亞經濟史與社會史研究的內容與方法。奧盧貢菊海洋史研究的資料主要來源于過去的經濟史,因此,可以說,奧盧貢菊既是海洋史學家也是經濟史學家,尤其是尼日利亞乃至西非的經濟史學家。他的海洋史研究不但擴展了尼日利亞、西非經濟史的領域,也完善了經濟史研究的方法和理論。奧盧貢菊使用非洲、歐洲以及亞洲的經濟檔案資料,并抽絲剝繭地從這些資料中梳理出殖民政府各個制度制定過程的細節。奧盧貢菊不僅發表了包括海洋貿易、港口發展在內的海洋史論文,他還發表了港口發展中的勞工關系、政商關系、階級關系、港口城市發展中的關稅、財政、貨幣、住房、基礎設施、工資與生活成本等社會史研究論文。77

  正如奧盧貢菊所認為的那樣,21世紀歷史學家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讓他們自己與其所生活的社會的現實需求聯系起來”。78他的這一主張對當前我國的非洲史學研究尤其是非洲的社會史、經濟史研究具有一定的啟迪作用。基礎設施發展不足是當今非洲國家面臨的主要問題,正如奧盧貢菊在研究尼日利亞港口管理時所發現的那樣,非洲國家基礎設施發展中的有些問題自殖民時期起就已經存在,甚至在當今的尼日利亞港口管理中,還存在著管理效率低下、多個管理部門協調能力不足等問題。在非洲國家制定基礎設施發展規劃的過程中,無疑需要加入歷史學的視角,需要社會史、經濟史方面的相關研究成果,尤其需要史學家們研究非洲國家的鐵路發展史、港口發展史、公路發展史等領域。

  注釋

  1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2012,p.22.
  2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8.
  3目前研究尼日利亞史學的學術成果主要如下:張忠祥:《20世紀非洲史學的復興》,《史學理論研究》2012年第4期;李安山:《論伊巴丹歷史學派其形成、發展及批判》,《世界史研究動態》1990年第3期。研究非洲經濟史的成果主要如下:舒運國:《關于經濟史的歷史分期》,《上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5期;劉偉才:《19世紀英國人非洲行記中的經濟史資料及其利用》,《上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4期;張瑾:《非洲經濟史研究的歷程和視角》,《學術探索》2015年第6期。非洲史學家研究的成果主要如下:劉鴻武、王嚴:《非洲實現復興必須重建自己的歷史——論B.A.奧戈特的非洲史學研究與史學理論》,《史學理論研究》2015年第4期;李鵬濤:《特倫斯·蘭杰及其非洲史研究》,《史學理論研究》2016年第3期;劉偉才:《范西納的非洲史研究》,《世界歷史》2016年第6期。
  4Vice Chancellor | Professor Ayodeji Olukoju,Caleb University,Lagos.https://www.cvcnigeria.org/view_univ.php?name=CALEB[2019-06-18]
  5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22.
  6Ayodeji Olukoju | University of Lagos,Nigeria-Academia.edu.http://universityoflagos.academia.edu/AyodejiOlukoju[2019-06-18]
  7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Inaugural Lecture Delivered at the University of Lagos,June 21,2006,University of Lagos Press,p.1.
  8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1.
  9Ayodeji Olukoju,The Liverpool of West Africa:The Dynamics and Impact of Maritime Trade in Lagos,1900-1950,Africa World Press,2004.
  10Ralph Austen,“Reviews of Adodeji Olukoju,The Liverpool of West Africa:The Dynamics and Impact of Maritime Trade in Lagos,1900-1950,with a Response by Ayodeji Olukoju”,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18,No.2,2006,p.429.
  11Ayodeji Olukoju,“Reviews of Ayodeji Olukoju,The Liverpool of West Africa:The Dynamics and Impact of Maritime Trade in Lagos,1900-1950”,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18,No.2,2006,pp.429- 472.
  12Ayodeji Olukoju,“Backgroun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igerian Ports Authority:The Politics Port Administration in Nigeria,c.1920-1954”,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4,No.2,1992,pp.155-173;“The Making of An ‘Expensive Port':Shipping Lines,Government and Port Tariffs in Lagos,1917-1949”,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6,No.1,1994,pp.141-159;“Playing the Second Fiddle:The Development of Port Harcourt and Its Role in the Nigerian Economy,1917-1950”,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8,No.1,1996,pp.105-131;“A ‘Truly Nigerian Project?' the Politics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igerian National Shipping Line(NNSL),1957-1959”,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15,No.1,2003,pp.69-90;“Ports as Growth Poles:The Japanese ‘Developer Port' Concept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16,No.1,2004,pp.43-58.
  13Ayodeji Olukoju,“Rotgut and Revenue:Fiscal Aspects of the Liquor Trade in Southern Nigeria,1890-1919”,Vol.21,No.2,1997,pp.66-81;“Slammingthe‘Open Door':British Protectionist Fiscal Policy in Inter-War Nigeria”,Vol.23,No.2,1999,pp.13-28;“Fishing,Migrations and Inter-Group Relations in the Gulf of Guinea(Atlantic Coast of West Africa)in the Nineteenth and Twentieth Centuries”,Vol.24,No.2,2000,pp.69-85.
  14Ayodeji Olukoju,“Helping Our Own Shipping:Official Passages to Nigeria,1919-1945”,Vol.20,No.1,1999,pp.30-45;“The Development of the Port of Lagos,c.1892-1946”,Vol.13,No.1,1992,pp.59-78.
  15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17.
  16APN Advisory Board Members-Ayodeji Olukoji.https://www.ssrc.org/programs/view/apn/apn-advisory-board-members/#ayodeji-olukoju[2019-06-18]
  17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7.
  18Ayodeji Olukoju,“The Development of the Port of Lagos,c.1892-1946”,The Journal of Transport History,Vol.13,No.1,1992,pp.59-78.
  19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7.
  20Ayodeji Olukoju,“Playing the Second Fiddle:The Development of Port Harcourt and Its Role in the Nigerian Economy,1917-1950”,p.105.
  21Ayodeji Olukoju,“Playing the Second Fiddle:The Development of Port Harcourt and Its Role in the Nigerian Economy,1917-1950”,pp.118-120.
  22Ayodeji Olukoju,“Playing the Second Fiddle:The Development of Port Harcourt and Its Role in the Nigerian Economy,1917-1950”,pp.130-131.
  23B.Ogundana,“Seaport Development in Colonial Nigeria”,in I.A.Akinjogbin,S.O.Osoba,eds.,Topics in Nigerian Economic and Social History,Ile-Ife,1980,pp.171-172.
  24Ayodeji Olukoju,“Backgroun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igerian Ports Authority:The Politics of Port Administration in Nigeria,c.1920-1954”,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4,No.2,1992,p.156.
  25Ayodeji Olukoju,“Backgroun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igerian Ports Authority:The Politics of Port Administration in Nigeria,c.1920-1954”,pp.155-173.
  26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8.
  27Ayodeji Olukoju,“Subsidizing the Merchants at the Expense of the Administration:Railway Tariffs and Nigerian Maritime Trade in the 1920s”,Indian Journal of African Studies,Vol.10,No.1-2,1999,pp.61-77.
  28Ayodeji Olukoju,“The Making of an ‘Expensive Port':Shipping Lines,Government and Port Tariffs in Lagos,1917-1949”,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time History,Vol.6,No.1,1994,pp.142-143.
  29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in 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58.
  30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14.
  31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6.
  32Ayodeji Olukoju,“Elder Dempster and the Shipping Trade of Nigeria during the First World War”,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y,Vol.33,No.2,1992,pp.255-271.
  33Ayodeji Olukoju,“ ‘Helping Our Own Shipping' Official Passages to Nigeria,1914-1945”,The Journal of Transport History,Vol.20,No.1,1999,p.30.
  34Ayodeji Olukoju,“ ‘Helping Our Own Shipping' Official Passages to Nigeria,1914-1945”,pp.30-45.
  35Ayodeji Olukoju,“Getting Too Great a Grip:European Shipping Lines and British West African Lighterage Services in the 1930s”,Afrika Zamani: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of African Historians,No.9-10,2001-2002,p.21
  36Ayodeji Olukoju,Maritime Trade,Port Development and Administration:The Japanese Experience and Lessons for Nigeria,Institute of Developing Economies,1996.
  37Ayodeji Olukoju,“Maritime Polic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A Comparison of Nigerian and Japanese Experiences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Afrika Zamani: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of African Historians,No.11-12,2003-2004,pp.160-182.
  38Ayodeji Olukoju,“Ports as Growth Poles:The Japanese ‘Developer Port' Concept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39Ayodeji Olukoju,“Maritime Polic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A Comparison of Nigerian and Japanese Experiences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pp.178-179.
  40A.O.Adeoye,“Understanding the Crisis in Modern Nigerian Historiography”,History in Africa,Vol.19,1992,pp.1-11;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History in Africa,Vol.24,1997,pp.117-137.
  41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p.122.
  42轉引自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p.122。
  43J.F.Ade Ajayi,“The Search for Relevance in the Humanities in Africa”,in Toyin Falola,ed.,Tradition and Change in Africa:The Essays of J.F.Ade Ajayi,Africa World Press,2000,p.452.
  44J.F.Ade Ajayi,“The Search for Relevance in the Humanities in Africa”,p.453.
  45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p.132.
  46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p.126.
  47J.I.Dibua,“The Idol,Its Worshippers,and the Crisis of Relevanc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in Nigeria”,p.132.
  48Ayodeji Olukoju,“Challenges befor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Nigerian Historian”,in O.O.Olubomehin,ed.,Issues in Historiography,College Press,2001,p.129.
  49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8.
  50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1.
  51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3.
  52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1.
  53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67.
  54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28.
  55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p.68-69.
  56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0.
  57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3.
  58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p.20-21.
  59Ayodeji Olukoju,“Economic Nationalism and Decolonization:West Africa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Hagar,Vol.9,No.2,2010,p.139.
  60Harneit-Sievers,“African Business,‘Economic Nationalism',and British Colonial Policy:Southern Nigeria,1935-1954”,African Economic History,Vol.24,1996,p.31.
  61Ayodeji Olukoju,“Economic Nationalism and Decolonization:West Africa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p.140.
  62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1.
  63Ayodeji Olukoju,“Maritime Polic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A Comparison of Nigerian and Japanese Experiences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p.163.
  64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p.21-22.
  65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2.
  66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3.
  67Ayodeji Olukoju,“ Leadership,Economic Nationalism and Development:Nigeria and the Challenge from the Global South”.http://www.calebuniversity.edu.ng/ckfinder/userfiles/files/FUNAAB%20CONVOCATION%20LECTURE.pdf[2019-06-18]
  68Ayodeji Olukoju,“Maritime Polic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A Comparison of Nigerian and Japanese Experiences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p.163.
  69Ayodeji Olukoju,“Local and Global Dynamics in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Port-City of Lagos since the Nineteenth Century”,Papers on the Waterfront:Culture,Heritage and Regeneration of Port Cities,19-21,November,2008,p.6.
  70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28.
  71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6.
  72Ayodeji O.Olukoju,“Ports,Hinterland and Forelands”,p.18.
  73Ayodeji Olukoju,“Spatial Analysis and Interport Competition:Lagos,the Niger and the ‘Capture'of the Kano-Tripoli Trade,1890-1914”,The Great Circle:Journal of the Australian Association for Maritime History(Melbourne),Vol.18,No.1,1996,pp.30-47.
  74Ayodeji Olukoju,“Spatial Analysis and Interport Competition:Lagos,the Niger and the ‘Capture'of the Kano-Tripoli Trade,1890-1914”,p.42.
  75Ayodeji Olukoju,“Spatial Analysis and Interport Competition:Lagos,the Niger and the ‘Capture'of the Kano-Tripoli Trade,1890-1914”,p.42.
  76曹小曙、彭靈靈:《珠江三角洲港口物流與城市發展》,商務印書館2011年版,第3—4頁。
  77Saheed Aderinto,Paul Osifodunrin,eds.,The Third Wave of Historical Scholarship on Nigeria Essays in Honor of Ayodeji Olukoju,p.69
  78Ayodeji Olukoju,“Challenges befor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Nigerian Historian”,p.12.
  79*maritime history,可翻譯成海洋史或海事史。*

    王嚴.阿尤德吉·奧盧貢菊及其海洋史研究[J].史學理論研究,2020(01):117-128+160.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