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時事政治論文

微博輿論的群體極化現象、成因及建議

時間:2020-03-16 來源:新聞愛好者 作者:曹毅梅,李真奇 本文字數:5027字

  摘    要: 在諸多熱點事件中,微博平臺上的輿論都在或多或少地引導事情的后續發展,現以微博平臺上的網絡輿論為研究對象,通過研究微博輿論場上引導性現象產生的原因,認為微博平臺本身諸如交互性、便捷性等特點催生了一種現象的產生——群體極化現象。微博平臺輿論在促進社會認知進步的同時也造成了一些不良影響。要引導其朝著良好的方向發展,就需要政府的及時發聲和管控以及提升微博平臺個體用戶的網絡素養。

  關鍵詞: 微博; 輿情引導; 熱點事件; 群體極化;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每個人都可以是新聞事件的報道者。一部手機、4G網絡流量,就可以將自己所看、所感、所想的內容分享給其他互聯網用戶,因而使得社交媒體中的群體話語權在不斷增強。在諸多社交媒體平臺中,尤以新浪微博平臺的輿論場最具有廣泛性、交互性,其本身的“評論”功能無限地放大了個體對社會事件的傳播,許多個體共同就某個事件發表意見,繼而形成了社會熱點新聞。通過微博平臺先后催生了諸多熱搜事件,其不斷試探著輿論對公眾事件討論的范圍,這種環境下對微博輿論影響力的研究就顯得尤為必要。

  一、個體集合輿論在微博平臺上的展現

  網絡用戶往往會對與自身生活聯系較為緊密的事件發表言論,例如,警方執法、交通事故糾紛、明星行為等都是熱門評論區。事實上,輿論在微博上的表現也可以分為兩類,兩類表現都是緣起于微博平臺的某一單個或聚合事件評論引發,最終通向現實生活。一方面,輿論產生積極的影響,在某種程度上敦促政府相關職能部門迅速解決問題;同時也會存在消極的一面,群體發言所產生的消極輿論會誤導個體言論,從而蒙蔽真相,形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一)網絡輿論概述

  輿論是社會中相當數量的人對于某一個特定話題所表達的具有個人觀點、態度的集合體。網絡輿論也稱為網絡輿情,網絡輿情是指在一定的社會空間內,通過網絡圍繞中介性社會事件的發生、發展和變化,民眾對公共問題和社會管理者產生和持有的社會政治態度、信念和價值觀。1

  (二)輿論在微博上的積極表現

  正確的聚合輿論在促進社會和諧、保護個人安全和合法權益方面有很大的作用。許多微博案例也在佐證,這種正確的聚合輿論會使得原本發散的觀點變得統一,在對外輸出中能夠強有力地展現己方的意見和觀點,并增強社會影響力。

  以2019年4月22日發生的“順豐快遞員私拆女客戶包裹并騷擾”事件為例。4月22日,昵稱為“@雙下巴仙女裴金金”的用戶在自己的微博上爆料,其將快遞交給順豐北京公司的一名快遞員之后,快遞員將快遞拿回家拆開并將所有物品散放在床上,佯裝是該女孩的男朋友,并轉發朋友圈。女孩獲知此事后感到恐懼,立即撥打順豐官方客服電話投訴該快遞員。可當事快遞員打電話回來時,并沒有絲毫的歉意。萬般無奈下女孩通過微博發布了事情原委并配發了聊天截圖,該事件迅速上升至微博熱搜榜,截至2019年5月15日,該微博共有2萬余條評論、2萬余條的轉發量,微博網友在評論區的聲討、評論以及大范圍的轉載,也讓順豐官方賬號“@順豐集團”表示會及時跟進事態,并嚴肅處理相關人員。

  從頭梳理這件事情,我們會發現具有聚合屬性的言論在事件中起了重要的導向作用。網民對于當事快遞員以及快遞公司的指責和意見領袖的轉載、發聲是引起強烈反響的重要因素之一。當事女孩與快遞公司達成和解的結果,無疑是輿論對社會的正面影響的典型案例,也為解決類似問題提供了一種途徑。

  (三)輿論在微博上的消極表現

  從某種程度上說,網絡強大的輿論引導力的確可以更加高效、迅速地迫使當事人作出符合大眾預期的行為反應,這似乎也是部分網民的目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帶有壓倒性、主觀性的聚合現象在與現實生活的交會中,也會很大程度上侵犯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甚至威脅到當事人的安全。
 

微博輿論的群體極化現象、成因及建議
 

  2018年四川德陽“安醫生遭受網絡輿論暴力自殺”事件更是把輿論消極作用推到了頂峰:因為安醫生的公職人員身份,在部分向來對公職人員頗有微詞的網友鼓動下,很多微博網友在“先入為主”的情緒下參與討論,并通過微博私信辱罵等方式對安醫生及其家人施加壓力,安醫生最終在車內服藥自殺。而在安醫生自殺、事件真相浮出水面后,輿論開始把矛頭轉向了事件中男孩的家人及男孩本人。

  從最后的結局來看,這場群體的大討論并沒有為任何一方帶來有益的結果,甚至還有人為此付出生命代價,因此這場輿論風波產生的消極影響不得不引起我們的反思。

  (四)輿論在微博上的引導性表現

  2019年5月24日下午,一則名為“南昌紅谷灘殺人事件”的話題出現在微博熱搜中,此事件引發了國內多家知名媒體的關注和報道。曝光的視頻監控顯示,一名男子突然沖向并排行走的三名女子,并持刀向其中一名女子砍去,女子倒地后,該男子仍不依不饒,110、120也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隨后,南昌警方通過官方微博“@南昌公安”發布了案情通報,并表示案件正在偵辦中,該事件共有1.2億次的瀏覽量和11.2萬的評論。

  隨著話題的熱轉,一則疑似審訊內部流出的犯罪嫌疑人殺人動機的截圖也開始在微博上熱傳,導致絕大多數言論開始將該案件主觀定性為“男子因沒有女朋友,心生怨恨從而泄憤殺人”,一些微博意見領袖在微博中配發最近上映的電影《一個母親的復仇》的海報強調上述觀念,使得輿論場從微博平臺延展到其他網絡平臺,且整個網絡輿論場都被這種看似真實的節奏牽引著,不同意見的輿論表達已經完全被淹沒。

  二、輿論的群體極化現象

  (一)定義

  關于群體極化概念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詹姆斯·斯托納在群體決策實驗中偶然發現并提出的“冒險轉移”:當一個群體在進行討論并作出決策時,如果大多數人傾向于保守,那么結果是保守的會更保守;相反如果大多數人傾向于冒險,那么經過討論之后的結果也就更加冒險。在此基礎之上,法國心理學家塞奇·莫斯科維奇最早提出了“群體極化”這一概念,他認為群體極化是一種意見在從多數意見中脫穎而出并逐漸極化的過程。2

  對于群體極化最經典的定義則是由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凱斯·桑斯坦提出的,他在其著作《網絡共和國:網絡社會中的民主問題》中將群體極化定義為:“團隊成員一開始即有某種偏向,商議之后,它們朝偏向的方向繼續移動,后形成極端的觀點。”3并且桑斯坦認為,網絡群體極化所發生的比例是現實面對面討論的兩倍多。

  (二)特征

  一是群體極化的煽動性與非理智特征。當一個公眾事件發生后,群體內部的聚合言論往往受到內部個體用戶之間態度的碰撞、刺激或煽動而產生共鳴體,進而發酵形成煽動性的氛圍,產生輿論主場,導致群體的情緒相對比較極端;當面對這種通過群體傳染不斷放大并迅速擴展到整個群體內部的行為或事件時,個體的判斷能力和自控能力都會大大降低,怕孤立、易跟風,甚至失去理智,雖然整個群體的表達欲望得到了宣泄,但在某種程度上會改變事態的原本發展。

  二是群體極化的內外部差異特征。群體聚合輿論向極化演變過程中具有很明顯的排他性,群體聚合意見并不是單個意見的簡單疊加,更像是群體內部相似意見的聚合和擴大;而不同觀點的輿論群之間卻往往具有對抗性。這種不同意見的群體會因為訴求的不同而產生對抗,這種對抗會使持有相同觀點的聚合輿論群體更加穩定,可能也會更加傾向于其中一個極端。

  三、輿論的群體極化現象形成的因素

  (一)自身因素

  一是個體缺乏思辨能力。首先,快節奏的生活方式、撲面而來的互聯網信息、“碎片化”的閱讀習慣使得人們只是停留在簡單地瀏覽信息,而非類似以往讀書那樣的“沉浸式”思考;其次,互聯網的言論自由性使得用戶在事件評論時幾乎不用考慮后果,即個體實際承擔的責任幾乎為零;最后,如今微博使用頻率相對較高的人群為“95后”或是“00后”,這個年齡段的許多個體用戶尚不能對事件理性分析,容易受到鼓動,從而會出現規模較大且具有偏頗性的甚至是極端或煽動性的聚合言論。

  二是聚合輿論群體內部的高度認同化。微博作為一個社交平臺是支持建立群組的,群組由與自己觀點相近或是相同的用戶構建,也就是說,這個封閉的環境處在一個高度同質化的氛圍中。最為直觀的表現就是當某一個明星因某一件事成為熱點事件后,“黑粉”和“真愛粉”就會形成這樣的群組,從而實現自己的觀點輸出。

  三是情感認同因素。在微博上有很多人并非單純地表達看法,抑或是將自己的某種目的滲入到自己對外輸出的言論中。而為了獲利,人們會試圖占有話語權,在話語權的爭奪過程中處在“集體無意識”狀態下的群體很容易被人引導。個體之所以會評論某件事情,通常是因為該事件引發了個體對于事件的共情感。個體帶著憤怒、同情、憐憫、喜悅等情緒參與到討論中,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對事件產生“過度解讀”或是“解讀不足”,在這樣的情況下,個體很難理性地探討、解讀事件。

  (二)媒介特征因素

  一是高頻使用和開放性影響熱點事件輿論。“微博當成百度用”這句話在互聯網時代并不是一句玩笑話,由此可以看出,微博開始成為人們便捷獲得信息和發表觀點的地方,容易構建起有相似興趣和價值觀的群體。熱點事件出現在熱搜中會引起個體用戶的關注,且事件越熱越容易產生群體極化現象,而某些成員為了獲取更大的利益,往往會在意見一致的基礎上提出更為激進的觀點,進而形成更大的輿論場。開放性使得個體用戶可以高度自由地選擇那些對自己觀點有利的信息,相同觀點不斷地碰撞、發酵,群體規模不斷擴大、群體認同不斷增強,繼而和其他因素共同形成了極端化。

  二是匿名性特征。人們在非網絡環境下表達自己的觀點時會有所顧忌,使得在參與討論時會有意無意地隱藏自己的想法;盡管使用微博也需要個人實名制注冊,但從其他用戶的角度來看個體依舊是匿名的狀態,在具有一定自由表達范圍的情況下,多數人的自我表達意識會大幅度增強,個體都在嘗試向外輸出自己的看法,這就讓具有類似觀點的個體更快地聚合在一起。

  四、微博輿論的規范建議

  (一)引導提升微博用戶的媒介素養

  在微博這個開放的平臺上,一旦有人為了自身利益放出誘導性的信息,很多用戶往往會在先入為主的前提下聽信一方觀點,產生盲從。所以提升微博用戶的媒介素養是規范輿論群體極化的一個重要途徑,需要微博平臺引導用戶在事件真相明朗之前保持理性、冷靜,等待權威機構的相關通報,這也是避免事件出現翻轉的有效途徑之一。

  (二)加強意見領袖的培養

  意見領袖即微博大V或是影響力較大的官方微博用戶,在觀點不斷傳播和進化的每一個節點,他們的輿論表達也會不斷影響著事件的發展,所以政府和宣傳部門也應在微博平臺上培養自己的意見領袖,在輿論出現偏頗時起到把控、穩定情緒的作用。

  (三)權威機構及時發聲

  輿論所引發的熱點事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信源和信宿的信息不對稱造成的,也就是說,事件的相關信息未能及時傳達到相關群體那里導致的。公眾只能從只言片語的信息中自我拼湊出一個所謂的事實。2018年11月有網友爆料歌手陳某吸毒,網友和陳某本人以及經紀公司在平臺上的言語火藥味十足。很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官方微博“@平安石景山”和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發出案情通報,確認歌手陳某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被依法處理。這一事件也隨著官方媒體的發聲而淡出我們的視線。

  五、結語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要把網上輿論工作作為宣傳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來抓。在微博這個較為復雜的輿論場中,實現網絡輿論的良性發展需要傳統媒體官方微博號主動適應新的傳播特點和受眾接收習慣,實現傳播內容、傳播形式的創新和輿論場的有效構建;政府要從輿論平臺的管理者身份轉變為輿論的引導者、參與者,繼而推動形成天朗氣清的網絡輿論空間。

  參考文獻

  [1]鄭天.對網絡輿論中群體極化現象的研究[J].新聞愛好者,2012(10):7-9.
  [2]雷揚,榮翌,王燦發.網絡輿論場中輿論勢力的博弈及治理路徑[J].新聞愛好者,2015(5):48-51.
  [3]桑斯坦.網絡共和國:網絡社會中的民主問題[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66.
  [4]靖鳴,王勇兵.新浪大V傳播行為的變化與思考:以突發公共事件為例[J].現代傳播,2016(5):69-75.
  [5]葛自發,王保華.從博弈走向共鳴:自媒體時代的網絡輿論治理[J].現代傳播,2017(8):140-144.
  [6]付曉光,宋子夜.情緒傳播視角下的網絡群體極化研究[J].中國新聞傳播研究,2017(2):142-150.
  [7]黎勇.輿情反轉:一種反向的群體極化[J].青年記者,2019(7):42-44.
  [8]郭光華.論網絡輿論主體的“群體極化”傾向[J].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04(6):110-113.

  注釋

  1盧伏龍:《網絡輿情:民意的晴雨表》[EB/OL].[2009-07-07].http://www.dahe.cn/xwzx/txsy/wyfy/t20090707_1596999.html.
  2劉青:《網絡群體極化現象研究綜述》,《北京警察學院學報》,2013年第5期第56頁。
  3桑坦斯:《網絡共和國:網絡社會中的民主問題》,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5頁。

    曹毅梅,李真奇.微博輿論對熱點事件發展的影響[J].新聞愛好者,2020(01):47-49.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