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提交[ 學術堂-專業的論文學習平臺 ]
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管理學論文 > 旅游管理論文

關于紅色旅游的國外文獻綜述

時間:2020-03-30 來源:農家參謀 作者:楊東方;黃漠 本文字數:2072字

  摘要:紅色旅游景點是中國近現代歷史階段, 在中國的國土上發生的中華人民奮起抗爭、自強不息, 展示民族精神的事跡與歷史文化遺存。雖然紅色旅游是發生在中國的, 但是卻也離不開其他國家。下面我將對紅色旅游的國外文獻綜述進行研究。

  關鍵詞:紅色旅游; 資源; 開發;

  作者簡介:  楊東方, 1984年生, 男, 本科, 工程碩士, 講師, 研究方向:旅游管理、思政、黨建。;  黃漠, 1983年生, 女, 本科, 助教, 研究方向:旅游、運輸管理。;

  1、關于紅色旅游的國外文獻綜述

  在新時期下, 紅色旅游主要是組織接待游客開展緬懷參觀、學習游覽富有革命歷史、光榮傳統的具有愛國主義精神內涵景區及景點的主題性旅游活動。紅色旅游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 同時, 也是具有強烈政治符號和意味的一種旅游活動。目前來看, 紅色旅游這一概念在全球旅游當中提出、發展和研究的時間還較短, 中國以外的國家對于紅色旅游的研究其實并不多[1].但是, 國外許多國家都有以培育和弘揚愛國精神為主題的旅游產品, 并占有一定比列, 而且為名遐邇。比如:世界上最早的紅色紀念地之一法國巴黎公社墻和英烈墓;俄羅斯的莫斯科紅場、克里姆林宮、衛國戰爭紀念館、列寧陵墓和列寧雕像;越南的胡志明墓和胡志明故居;朝鮮的錦繡宮和主體思想塔;印度的甘地紀念館, 美國的林肯紀念堂和林肯公園等。

紅色旅游

  國外學者一般將博物館、名人故居、文化旅游等精神意識領域的旅游研究項目劃為同一類型的研究范疇進行研究。鑒于紅色旅游概念的特質性, 外國研究者發表的紅色旅游相關的研究論文并不多。然而, 隨著紅色旅游在國內外的蓬勃發展, 引起國外學者的關注。2002年, 為深入了解中國, 兩名英國青年學者重走紅軍當年的長征路, 體驗紅軍長征精神。兩年之后, 美國學者蒂姆·奧克斯等人赴上海、江西等地現場考察中國的紅色旅游景點, 國外的學者也著手開始研究中國紅色旅游發展的物質和精神文化內涵了。

  現今, 每逢春節, 中國游客的在全球的“存在感”還會以外國紅色旅游線路的開辟來體現。2016年猴年春節來臨之際, 美國《福布斯》雙周刊網站就報道, 包括俄羅斯在內的不少國家正打造“紅色旅游”線路, 專門瞄準中國游客。俄羅斯近年來積極向中國推廣紅色旅游路線。2015年俄羅斯無國界協會組織向中國游客推介了5條紅色旅游精品線路。鄧小平等數百位中國革命先行者曾經在法國學習、生活過的小城蒙塔日, 也被法國積極打造、推介成國人游覽的紅色線路。一些國家紛紛憑借“紅色景點”吸引中國大陸游人。德國的旅游路線設計了尋訪周恩來等人在柏林住過的故居等景點。越南還通過印制中文介紹說明材料、在胡志明市等城市的主干道旁邊新建具有中國符號的革命紀念碑、人物雕像, 來吸引中國大陸游客。

  許多從事紅色旅游的研究人員往往容易將紅色旅游與黑色旅游混淆。黑色旅游 (Dark Tourism) 是近年來國外旅游研究人員掀起的一項新興、熱點研究領域, 主要探索人們所經歷的災難、恐怖、痛楚, 以及悲劇和死亡等不幸事件發生地域的一種旅游現象。黑色旅游 (Dark Tourism) 在學界也是一項頗具爭議的研究領域[2].最早, 在歐美地區, 黑色旅游一般是以參觀煤礦煤井為載體的一種旅游活動, 主要是使游人體驗到煤炭工人的艱辛工作和生活處境, 達到教化人民珍惜生命、家人、工作、生活的旅游項目[3].黑色旅游學作為一門學科的興起, 是在1996年被英國學者瑪爾考姆·弗爾列和約翰·萊儂正式提出, 目前主要有三個研究方向。一是服務業和旅游, 從旅游學的角度分析研究黑色旅游, 代表人物就是概念提出者弗爾列和萊儂[4];二是從心理學、哲學和人類學的角度分析人們參加黑色旅游的心理動機和黑色旅游對游客的意義;三是從經濟層面上探討黑色旅游的生產和消費, 領軍人物是中央蘭開夏大學的Philip Stone和Richard Sharpley[5].有興趣的學者可自行研究。

  2、結語

  現如今, 紅色旅游已經是我國部分地區的重要經濟來源了。但它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經濟利益, 更重要的是精神文化上的滿足。它激勵著我們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艱苦奮斗。不管在什么樣惡劣的環境里都能奮起抗爭、自強不息。

  參考文獻

  [1]羅艷, 李榮彪。國內外旅游資源評價研究綜述[J].凱里學院學報, 2015, (01) :88-92.
  [2]Bertram M Gordon.Warfare and tourism Paris in World War [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1998, 25 (3) :616-638.
  [3]Erik H.Cohen Educational dark tourism at an in Jerusalem[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11, 38 (1) :193-209.
  [4]Carlton S. Van Doren, Sam A.Lollar.The consequences of forty years of tourism growth[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1985, 12 (4) :467-489.
  [5]Philip Stone, Richard Sharpley.Consuming dark tourism:Authenticity and Commodification[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8, 35 (2) :574-595.

  注釋

  1 Aloe Luo , Tim Oaks .Marking the Revolution Tourism , Landscape and Ideology in China, Unpublished paper, 2004.

  2 引自新華網。紅色旅游“系列:境外”紅色旅游“, 與顏色無關。2016-02-16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2/13/c_128714021.ht) .

    楊東方,黃漠.淺析紅色旅游的國外文獻綜述研究[J].農家參謀,2018(06):28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