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東方文學論文

基于《源氏物語》探討日本平安時期女性悲慘人生

時間:2020-03-31 來源:現代交際 作者:劉博 本文字數:3693字

  摘    要: 《源氏物語》是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通過日本女作家紫式部的古典、文雅的文筆,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日本平安時代的風俗人情、市井百態,包括婚姻形態。以《源氏物語》中的女性的生活經歷和愛情、婚姻故事為主要研究對象,對平安時代日本京都貴族社會的婚姻形態進行總結分析,并進一步探討了平安時代女性的悲慘命運。

  關鍵詞: 源氏物語; 平安時代; 訪妻婚; 悲慘命運;

  《源氏物語》以日本平安王朝為背景,描寫了主人公源氏的生活經歷和愛情故事。小說刻畫了一系列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她們坎坷、悲慘的命運,無不讓人惋惜。當時長期存在的訪妻婚,也導致了這一悲劇的發生。本文通過《源氏物語》對平安時代女性的悲慘命運進行探討,不僅可以窺見平安時代女性的思想枷鎖,更能夠加深讀者對于日本平安時代思想文化的了解。

  一、訪妻婚

  訪妻婚是流行于日本古代招婿婚的最初形式,盛行于大和時代并延續到平安時代。“訪妻”在日語中稱為“妻問”,“問”有訪,訪問之意,即指男女雙方結婚后并不同居,而是各居母家,過婚姻生活則通過男到女家造訪來實現,或短期居住,或暮合朝離,因此稱之為“訪妻婚”[1]。女性如果生下孩子,孩子和母親一起生活,男性負責承擔妻子的生活費。妻子只能等待丈夫的到來,妻子一旦失去寵愛,婚姻關系也自然解除。一段時間后,女性也被允許與其他男性確立婚姻關系。如果妻子拒絕丈夫,丈夫也可以造訪其他女性的住宅。“訪妻婚”在日本平安時代的貴族社會中占據著重要的地位,日本平安時代雖然仍實行“訪妻婚”,但與原初形態的“走訪婚”已相去甚遠[2]。在《源氏物語》中,平安時代的“訪妻婚”有以下特征。

  1. 美貌而才華出眾的女性最受男性青睞

  夕顏的女兒玉鬘,知書達理,美貌動人,她是源氏的養女,源氏大肆傳揚玉鬘的美貌,果不其然,向玉鬘求愛的男子蜂擁而至。兵部卿親王(源氏的弟弟)因為求愛未遂而變得異常焦慮,他寫的和歌中表達了自己深深的怨念。承香殿女御的哥哥胡子黑大將和柏木·式部卿親王的兒子左兵衛也向玉鬘求愛。甚至連冷泉帝也青睞玉鬘。在當時,從未展露真容的女子,只要有容貌出眾、富有才華的好名聲,一般就會成為男性追逐的對象。

  2. 男性可以與多個女性保持盟約關系,女性一定要忠于男性

  在《源氏物語》中,光源氏到處漁色,從桐壺帝寵妃藤壺的女御到陋巷居住的夕顏,再到五十八歲的女官,都是光源氏的造訪對象。他們之間的關系可以是暫時的、短時間的,也可以是長時間的、公開的,還可以是秘密的,或者發展到婚姻的。花散里和源氏立過臨時的契約,花散里對源氏一心一意,最后從一時的約會對象變成了源氏的妻子。但是有一天,源氏和花散里在約會之時,突然想起了另一位住在這附近的只有一夜關系的女人,源氏的心撲通撲通地跳,他迫不及待地給那個女人寫和歌,向其求愛,卻但被拒絕。光源氏絲毫沒有顧忌到自己跟花散里的關系,沒有在意兩人的契約,更沒有考慮花散里的感受。因為在光源氏的心中,男性可以擁有很多的女人。當然,這種現象不只會發生在光源氏身上,品行端正的夕霧,除了正妻云居雁以外,還和其他女性保持著關系。他在結婚之前,還和源氏家臣惟光的女兒藤典侍私通。可見,在“訪妻婚”長期存在的平安時代,男性可以與多個女性保持關系。然而,與貴族男性荒淫無道的生活相反,平安時代的女性被禁錮在家里,等待著丈夫的歸來。丈夫在花街游玩,妻子沒有權利干涉。源氏的妻葵姬、紫姬、花散里、末摘花、明石姬無一例外,即使光源氏到處漁色,仍對他一心一意。末摘花因為丑陋,經常受人譏諷,源氏被降職,在須磨期間她的生活很窮困,但仍然對源氏一心一意,沒有和其他男人結緣。在平安時代,男女雙方是有誓言盟約的,正妻既可以住在夫家,也可以住在父家,正妻可以干涉丈夫的私生活,丈夫與其所生子女由雙方共同撫養。非正妻與丈夫也是相互盟約的,在婚姻狀態期間,女方一定要忠實于男方[3]。
 

基于《源氏物語》探討日本平安時期女性悲慘人生
 

  3. 婚姻服從“家族利益”

  婚姻遵循政治、經濟和家族利益,平安時代的貴族們把婚姻看作爭奪權利的工具,在“家族利益”的影響下,貴族乃至平民女性都有“入宮獲得盛寵,富貴及家”的愿望[4]。遺憾的是女性成了一個個犧牲品,貴族們為了在權利爭奪中占據優勢,不惜用盡一切手段,把女兒送到宮廷去博寵,或者把女兒托付給有權利的大臣去得到權利的庇護。這樣的情況在《源氏物語》中比比皆是。明石姬是一位氣質優雅、溫婉賢淑的女子,但是明石姬的父親明石道人卻下定決心把女兒嫁給高官,他認為女兒要和平凡的人結婚,還不如跳海。他的夢想最終實現了,他順利地把女兒嫁給了光源氏。但是明石道人沒想到的是,明石姬與光源氏結合不久,光源氏便拋下她回到了京都。這段婚姻對明石姬來說是個悲劇。

  二、平安時代婚姻制度下女性的悲慘命運

  在“訪妻婚”長期存在的平安時代,女性可以因為美貌才華出眾而獲得男子青睞,成為眾多男子追逐的對象。但是,面對男性與眾多女性建立盟約關系,卻只能選擇默默順從,她們不能自由地選擇戀愛婚姻和生活,長期處于被男性統治的地位,最終淪為了爭權奪利的犧牲品和男性的附屬品、玩物。平安時代的女性一直被這種婚姻制度禁錮著,失去自由,最終走向悲劇的命運。

  1. 政治婚姻的犧牲品

  平安時代的貴族們把婚姻看作爭奪權利的工具,認為婚姻應服從家族利益,在貴族社會,男女的婚姻總是與利益息息相關,往往被作為維護家族利益和政治斗爭的工具。在《源氏物語》中,朱雀帝把十六歲的女兒嫁給四十歲的源氏,左大臣為助漲自己的勢力,把女兒嫁給源氏。他們的所作所為都包含了維護家族利益、維護政治利益的考慮。貴族明石道人為了得到財富,強行令女兒與源氏訂婚,有財力的常陸介為了獲得較高的地位,將女兒嫁給左近少將,而左近少將只想利用他的財力來吸引常陸介的女兒。紫式部在《源氏物語》中描繪的眾多女性雖然都有很高階的身份,但她們的婚姻卻是不幸的,一個個淪為貴族階級政治斗爭的工具,成為政治斗爭的犧牲品。

  2. 男性的附屬品

  不平等的婚姻關系與女性的地位密切相關。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封建社會的女性由于經濟上的獨立,如果沒有男人的保護,就不能獨立生活。因此,她們總是處于被統治地位,一夫多妻制也是以此為基準而形成的。在日本引發這種不平等的婚姻關系的一個主要因素是其獨特的婚姻形態——“訪妻婚”。在《源氏物語》中,紫式部以浮舟這個女性為例,通過獨特的描寫,揭露了當時的女性受到性虐待,成為性奴隸,成為男人欲望發泄的道具的悲慘命運。浮舟是由母親和八親王私通所生,之后,其母親被八親王拋棄,和常陸介結婚,她因為不是常陸介的親人,因此被認為是身份低微的人,由此也被訂婚者拋棄了。女性成為了男性的附屬品,她們總是處于被統治的地位,被男性的權威所震懾,喪失了婚姻、戀愛的自由。光源氏的正妻紫上,她的生命中似乎只有兩個男人——光源氏和她的父親。幾十年來她一直被藏匿于深閨之中,像一個木偶一樣,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選擇生活、選擇戀愛、選擇婚姻的自由。

  3. 風流男子的玩物

  源氏物語中和源氏相關的女性很多,但是只有十幾個人的名字是有記錄的,很多女性連名字都沒有。其中最令人痛惜的一位女子——短命的夕顏,原來是頭中將的情婦,在五條陋巷小屋里避難,因為得到了頭中將的愛,引起了正妻的嫉妒,被正妻的娘家(右大臣)所威脅。源氏那時正去拜訪住在五條的乳母。看到了院子里的夕顏花,對住在院子里的女人產生了好奇心,然后和夕顏邂逅。兩個人靠一朵夕顏花結緣。當時,夕顏不知道源氏的身份,和源氏沒有政治利害關系,二人之間可以說是真愛。但是,這段戀情也像夕顏花一樣美麗薄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消失了。她在被接回源氏公子家的二條院私邸的途中,被六條御息所的怨靈纏住,失去了生命。(六條御息所是個教養優雅的貴婦人,對源氏從愛到恨變成怨靈)夕顏的死給源氏以沉重的打擊,他痛得心都要裂開了,可是這段戀情終究是不能被世人所原諒的,因此,夕顏的葬禮也不會隆重舉行,只是在一座寺廟里過得去而已。實際上,源氏也并不那么愛夕顏,他只是被夕顏的神秘感所吸引。源氏就像孩子看到了一個新的娃娃,無論如何都想得到她,夕顏對于源氏來說,只是路邊的一朵野花般的存在。對于貴族男性來說,當時平民女性只是玩物,她們的命運是悲慘的。

  三、結語

  日本女作家紫式部的《源氏物語》,是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通過紫式部古典、文雅的文筆,我們可以十分清晰地窺見日本平安時代的風俗人情、市井百態,包括婚姻形態等方方面面。在“訪妻婚”長期存在并在日本的貴族社會中占據重要地位的平安時代,女性可以因為美貌和才華出眾而被眾多男子青睞,但是在婚姻生活中,男性可以與眾多女性建立盟約關系,女性卻只能順從自己的丈夫。在家族利益的影響下,女性成為政治斗爭的工具。而這種婚姻關系使女性成為政治的犧牲品,女性不能自由選擇戀愛婚姻和生活,長期處于被統治的地位,淪為了男性的附屬品和玩物,等待她們的是悲慘的命運。

  參考文獻

  [1]王燕.從《源氏物語》看日本訪妻婚習俗中女性地位的轉變[J].克山師專學報,2003(4):75.
  [2]錢澄.變異的專偶制:從《源氏物語》看日本平安時代的婚姻形態[J].蘇州大學學報,2003(4):106.
  [3]劉冬梅.從《源氏物語》中看平安時代貴族的婚姻[J].黑龍江科技信息,2009.
  [4]王彬.簡析《源氏物語》中的女性人生悲劇[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2016(2):75.

    劉博.從《源氏物語》看平安時代女性的悲慘命運[J].現代交際,2020(03):118-11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电竞竞猜app